• _

  • 中文版拖延元认知问卷的信效度检验研究

    一,前言

    拖延症是解决方案和不应延迟的行为之间的稳定联系,通常表现为行为延迟和决策延迟。拖延的负面影响是普遍的。早期研究对拖延症的解释是负面的。对Laura,Solomon和Rothblum等342名大学生的一项调查发现,有50%的大学生报告说,至少有一半的学术任务由于耽搁而浪费了。他们认为,延误的影响主要是负面的,涉及个人的主观不适。情绪元认知理论的探索和研究支持了关于拖延的特定认知信念的存在。同样,与研究延误相关的元认知也是负面的。例如,Shoal等人提出的认知行为理论。认为拖延或行动迟缓主要是由于他们怀疑自己完成任务的能力,并担心无法充分执行任务的后果。传统上,基于CBT理论的干预措施主要集中于识别和重建非理性信念,自我批评以及制定行为策略以促进时间和任务管理。

    然而,桑德斯等。发现这些干预措施中的大多数已被证明对临床意义不大。 Spade等。在研究中指出,CBT理论对拖延的局限性主要是因为该理论主要关注维持拖延的个人的消极信念。被忽视的认知信念可能在影响和控制拖延者的认知过程中发挥作用。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意识到拖延的积极影响,最近有关决策延迟的研究尝试证实了这种积极影响的存在。例如,范厄里德(Van Eared)认为,当人们面临压力但需要做出决定时,他们常常会拖拖拉拉。这种延迟为个体的潜意识过程提供了必要的孕育期,可以帮助个体进行认真思考,更有效,合理地解决问题。研究发现,有些人故意拖延行动,以专注于需要紧急解决的任务。该实施例是个人积极地调整任务顺序并有效地处理各种事情。

    可以看出,拖延症不仅是消极的和有害的,而且具有积极和适应性的一面。拖延症中发现的正面和负面含义为长时间的元认知研究提供了新思路。 Ferine和Spade的研究表明,在慢性拖延症患者中发现了关于拖延症的正面和负面元认知信念。其中,积极的元认知信念,例如“精进可以帮助创造创造性的思维”,反映了拖延症对认知的积极影响,这可能涉及某种任务的处理方式。否定的元认知信念,例如“无法控制进发”,侧重于拖延症的不可控制性,这些因素在拖延症的产生和延续中都起着重要作用。

    根据Spade等人的研究,Bruce等人。开发了一个延长的元认知问卷,以评估个人元认知信念在拖延中的作用。在准备过程中,布鲁斯等人。对230位和281位受试者进行了测试,并通过数据分析确认了元认知信念的二维结构模型,包括积极的元认知信念和否定的元认知信念。维度,两个子问题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分别为0.81和0.850。

    延迟元认知问卷的开发和使用可以促进对延迟的进一步研究,尤其是有助于分析拖延症患者的心理机制。尽管大学生的拖延症比较普遍,但Ellis和Klaus的调查显示,大约75%-85%的大学生认为他们有时会拖延,而Day,Men sink和Sullivan的调查发现,有50%的人认为自己在拖延。 Steel的调查还显示,延误的趋势逐年增加。

    因此,本研究从项目分析,结构效度和准则相关效度三个方面修订了MPBQ中文版,以确保MPBQ问卷在中国大学生中的适用性。为了检验问卷的相关性有效性,本研究以大学生为对象,通过分析长时间的元认知与时间管理倾向和拖延行为之间的关系及其与问卷的相关性,验证问卷有效性。中国人口。适用性。

    二,方法

    (1)研究对象

    这项研究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是初步测试,主要是进行项目分析和因素确定。调查对象为样本1:中的300名大学生样本,回收有效问卷280份,有效率为93.3%。第二步是测试结构有效性。结构模型得到验证。调查对象是样本2:共从一所大学中选拔了300名学生,收集了286份有效问卷,有效率为95.3%。第三步是测试标准的有效性。调查对象是样本。 3:总共从某所大学选出270名学生,收集了250份有效问卷,有效率为92.59%。

    (2)研究工具

    1.延迟元认知问卷。

    在2009年,Bruce等人。编制了包含16个项目的延迟元认知问卷。布鲁斯等。在做出决定时,或者在开始或完成任务或活动时,将延迟定义为:该研究中也使用了该定义。

    问卷包括16个项目,分为两个维度:积极的元认知信念和消极的元认知信念,每个维度都包含8个项目。每个项目使用1(不同意)和4(完全同意)评级。

    2.青少年时间管理倾向量表

    由黄希廷和张志杰于2001年编写,包括时间价值,时间监控和时间效力三个维度。问题数量为10、24、10,共44项,使用自我评估5分。在5分到5分之间得分。分值:1-5分。(总分1-5)(总积分)。(1分)。。。。。??。?!(不!)?。。(要说的!)!(!该秤具有良好的可靠性和稳定性,该测试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在0.74至0.87之间。

    3.推迟问卷调查

    延迟问卷包括两份问卷。一种是一般的拖延量表。该学生版由Lay(1986)编写,包含20个主题,使用五点评分法描述拖延和感觉。该测试的内部一致性因子为0.817。另一个是《成人延迟问卷》,由麦康恩(McCone)和约翰逊(Johnson)编写,使用五点计分法由15个主题组成。该测试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17

    法拉利发现,GPS可以有效预测个人对刺激行为的追求,而AIP可以有效预测个人的自卑行为。在随后的研究中,法拉利一直在使用GP来研究唤醒延迟,并使用AIP来研究避免回避延迟。因此,在本研究中,GPS直接称为唤醒延迟量表,而AIP称为避免延迟量表。

    三,结果

    (1)项目分析

    样本1(n=280)用于项目分析。根据mb-pq的原始维度,计算各项目与其维度总分的相关系数,相关系数在0.447~0.785之间。因此,根据相关系数r>;0.5的标准,初步筛选出正式测试项目。结果表明,项目4、13与总维数分数的相关系数为r<;0.5。两个项目被删除,其余14个项目被删除。

    (2)效度分析

    1。结构效度分析

    其余14项采用样本1资料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采用主成分分析加方差最大旋转法,将因子数限制在2,删除因子负荷<;0.4第2、14项。然后,对剩余的12个项目数据进行了探索性因素分析。结果kmo值为0.801,bartlett's球试验值为0.001,说明本研究数据适合因子分析。结果表明,两个限制因子的特征值为:gt;1。一个因素是对元认知信念的积极拖延,即个体掌握的影响其认知和内在状态的策略;另一个因素是对元认知信念:的消极拖延,即处理事物的固定形式,侵入人性的思想和想法。感情。每个因子有6个项目,每个项目的负荷为-gt;0.4 2个因子解释了总方差的46.19%,其中正拖延元认知因子解释了25.73%,负拖延元认知因子解释了21.06%。项目系数负荷。样本2(n=286)用于12个问题的第二次测试。目的是对探索性因素分析所得的量表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利用amos 5.0对模型进行了估计,结果表明,模型对二维数据的拟合指标是理想的。

    2。标准相关效度分析

    通过分析拖延元认知与拖延、时间管理倾向的相关性,验证了标准相关效度的有效性。

    积极拖延元认知和积极拖延元认知与觉醒拖延、回避拖延、时间管理倾向和总分显著相关。具体表达式是:第一,正拖延元认知与负拖延元认知呈低负相关;第二,正拖延元认知与唤醒拖延呈低负相关。延迟、回避拖延与时间监控呈正相关。第三,消极拖延元认知与回避拖延和时间价值感呈正相关。

    (3)可靠性

    根据样本3的数据计算问卷的张口。内部一致性信度:元认知维度正延迟扩展。该系数为0.723,负拖延元认知维度系数为0.790,占总表的比例。系数0.669

    四、讨论

    (1)项目分析

    对于MBPQ项目分析,在原规模的基础上,删除了前两项:“第4项的拖延会阻止我做一些我还没有准备好的事情”,“第13项当我拖延时,我会花很多时间思考我可以避免或阻止什么”。两项得分及总分均为低相关(r<;0.5),故考虑删除。

    (2)结构效度

    在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时,删去“项目2延误可暂时缓解我的烦恼”和“项目14延误有害”两项。由于这两个项目的因子负荷较低,且存在双重负荷现象,即对总分的贡献率较小,缺乏特异性,故将其删除。

    对其余12个项目的验证性因素分析结果表明,修订后的延迟元认知问卷具有两个维度,即积极延长元认知维度(pmbp)和消极延长元认知维度(nmbp)。原始问卷的两个维度,以及每个维度中包含的条目也与原始问卷相对应。各拟合指标均达到理想标准,为问卷的二维结构模型提供了良好的证据支持。同时,内部一致性系数较高,公因子的累积方差贡献率达到46.19%,因子中各项目的负荷值满足问卷结构效度的标准。

    (3)标准的有效性和有效性

    通过对大学生时间管理倾向、长时间元认知和拖延行为的相关分析,得出该标准的有效性。分析结果证实,时间管理与拖延行为密切相关,反映出大学生时间管理越有组织,时间安排越合理,拖延越少。关联分析的结果表明,

    1。元认知正向延长与唤醒延迟、回避延迟呈显著正相关。这一结果与理论构想相一致,因为积极元认知主要反映了个体对延迟可能有助于解决问题的信念,或延迟提供纠正和改进的机会。元认知的正延迟和两种拖延行为证实了理论假设。

    因此,无论是寻求完成刺激任务的最后期限,还是有更多的时间去完成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任务来减少不自信,那些积极延迟元认知的人都会选择拖延。元认知中的积极拖延也与时间监控概念呈正相关,表明个体认为拖延在可控范围内,为了获得更多的时间更好地完成任务。

    2.负拖延症的元认知与回避拖延症呈正相关。负元认知主要反映了拖延症的不可控制性,这与回避拖延症密切相关。就是说,个人能力的不可控制性或外部因素导致难以完成任务,只是对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而避免了拖延。但是,否定元认知与唤起性拖延之间没有显着的相关性,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拖延需求刺激,那么它是活跃的,并且否定元认知中也没有不可控制性。负性拖延元认知与时间价值感显着相关,表明个人重视完成任务所花费的时间,但不能改变拖延的事实。

    通过正负延误元认知和拖延行为与时间管理倾向之间的相关性,证明该问卷具有良好的准则相关效度。

    (4)学生群体中的拖延元认知

    首先,在本研究中,延迟元认知问卷已被证明适用于大学生,这与时间管理和拖延行为密切相关。

    其次,在大学生的心理学研究中,拖延越来越受到重视。近年来,随着拖延问题在大学生中的传播,他们还通过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来分析,评估和比较任务,然后调整自己的行为,从而意识到拖延对自己行为的影响。如果主动拖延元认知占主导地位,则个人可能会自觉地延迟任务的开始或完成。个人在任务截止日期之前顺利完成任务。他们比积极的经历更多的消极情绪。他们通过修改元认知来增强积极的元认知信念。

    如果某人在任务完成过程中由于某种原因而延迟完成某项任务,从而导致负面评价或负面反馈多于正面反馈,则可能使该人加强关于拖延的负面元认知信念,并专注于未完成任务。进一步拖延带来的负面情绪体验已发展为严重的拖延。因此,延迟元认知问卷的编制和修订为大学生拖延行为的研究开辟了新的视角,有利于人类对拖延症的深入研究。

    五,结论

    通过问卷调查的方法,修订了延迟元认知问卷的中文版本,并在大学生群体中进行了适用性测试。结果证实,中文版的问卷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并拖延了大学生群体的元素。认知与时间管理倾向和拖延行为密切相关,并且具有良好的适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