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中国各地再战白色污染

    自今年5月1日起,该市已“禁止”使用泡沫塑料餐具和不可降解的超薄塑料袋。北京已于今年上半年禁止使用泡沫塑料产品。武汉市政府启动了“绿灯”,淘汰了发展“白色污染”的环保产业基地。上海,广州,深圳,大连,宁波等城市也做了相应的公告。中国有关部门宣布,到今年年底,“白色污染”将在中国死亡。 “白色污染”是指泡沫塑料产品,塑料产品和塑料薄膜在自然环境中无法降解数百年甚至数百年。使用后,他们将放弃由环境造成的严重污染。在1990年代中期,中国政府首次对“白色污染”宣战,并决定用纸制品代替泡沫塑料餐具。习惯了“禁令”的中国人在一些大城市掀起了大规模的“禁令”运动。出乎意料的是,美好时光并不长,它们将在不到一百天内死亡。业内人士认为,国民经济和环境意识过高,不允许进行市场预测,纸制品的性能不能满足国民的需求,是首战“白色污染”失败的主要原因。根据调查,市场上的纸制餐具和其他日用品的价格通常是泡沫塑料餐具的三倍,甚至更高,这对于“廉价三爱”的中国人来说很难。 1998年之前和之后,中国人在第一次战斗中吸取了“白色污染”失败的教训。以武汉一些高校的科技人员为代表的中国学者掀起了“可降解的塑料热”。它们向常规塑料材料中添加一定比例的植物淀粉和光敏剂,以提高产品的生物降解和光降解性能。这种产品称为“双降解塑料”,它比泡沫复杂得多,因为它比原始产品复杂得多。这也不受欢迎。另外,这种“双降解塑料”产品本身只能将大块的“不可降解”变成小块的“不可降解”,并且不便于人工收集。由于这种“双降解塑料”在使用和推广中的局限性,很难克服。同时,许多研究人员已开始使用农作物的秸秆,绒面革和果壳来开发可降解的一次性家用物品。例如,海南使用椰子壳,广西使用蔗渣,河南使用稻草,湖北使用稻草生产不同质量和颜色的餐具。但是,这样的产品价格高,质量不好,颜色太差,消费者不接受。在“可降解塑料”餐具无法风化的情况下,人们仍然想到转而使用非发泡塑料。从理论上讲,只要加强废物的回收利用,就可以使用塑料制品。 1998年之前和之后,以上海为代表的一些大城市发生了“塑料午餐盒热”。由于中国人世世代代被遗弃,因此“使用后回收”很难承受。在两次失败之后,寻找便宜,优质,高性能的替代品已成为克服“白色污染”的重要因素。利用植物淀粉和植物纤维生产技术,出现了诸如可完全降解的餐具和完全可降解的植物透明膜等一次性产品。科技实力略逊于北京和上海的武汉地区。它在这场革命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武汉消除了“白色污染”环保产业基地,克服了淀粉餐具成型,压缩,发霉,防漏,杀菌,降解等难题,产品价格接近泡沫塑料制品。位于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冠南生产区的``绿色世界'',数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厂房可谓是中国最好的。武汉富康基地不仅具有大量生产淀粉餐具的能力,还可以生产此类产品的“生产机器”。这为中国利用自身优势克服“白色污染”提供了保证。武汉金丰公司和武汉大学共同开发的可完全降解的透明薄膜已经进入中试和产品开发阶段。作者在几千人的大工厂里看到了一条大型的可完全降解的成膜生产线。这是在中国生产的。完全可降解的薄膜用于代替塑料薄膜,并抵制“白色污染”的固结。据悉,武汉消除“白色污染”环保产业基地,今年可生产20亿件餐具和数十亿双淀粉“方便筷”。该基地年产值可达10亿元。 (《中新社》作者刘木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