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浅谈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经济学思想形成之文本考证

    马克思主义诞生于20世纪40年代,它由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部分组成。它们来源于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哲学部分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论内容,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标志。唯心主义的结论和根本目标是,政治经济学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运行规律的科学研究,是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核心。对马克思恩格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可以分为早期、成熟和晚期。有学者认为,马克思恩格斯的学术思想是矛盾的,进而试图推翻马克思主义理论。不可否认,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经济思想中存在着一些问题,如强烈而美好的主观愿望脱离现实,重要概念不清等。但这不能成为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是不成立的。究其原因,是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的经济研究有其特点。辩证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虽然在这一时期还没有达到成熟的水平。此外,恩格斯晚年在[0x9a8b]中提出了广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恩格斯虽然认为这一制度尚未建立,但早就涉及到广义政治经济学的思想。

    一、马克思恩格斯对政治经济学基本范畴的双重研究

    除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外,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早期经济思想还包括对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观察和调查。其中,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批判继承既有肯定性也有否定性。恩格斯指出,“:”“在批评国家经济学时应该研究其基本范畴,揭露自由贸易体系产生的矛盾,并从这一矛盾的两个方面得出结论。”马克思强调“经济范畴只是生产的社会关系的理论表达,即它的抽象”。《反杜林论》笔记本一本强调史密斯对工资,利润和租金这三种经济范畴的理解,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疏远劳动。

    (1)工资范围研究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笔记本中指出,工资是资本家和工人之间斗争的结果。因为资本家已经掌握了生产资料,并在工人的工资中占有优势,所以赌注往往只能得到最低工资,即生存和扩散。必要的费用。马克思还详细分析了工资波动和工人的命运。从表面上看,工人的工资通常取决于资本家公司利润的波动。实际上,还有另一种现象,即工人赚钱时可能没有更多的收入,但是当资本家亏钱时,工人必定会亏钱。另外,“当市场价格趋于自然时,工人遭受的损失是最大和绝对的。”显然,工人的工资不仅取决于工人自己的劳动强度,而且更容易受到非自我因素。马克思认为,生活资料的价格比劳动力价格要稳定得多。随着资本的不断积累,对工人的剥削更加严重,但是资本家提高了工人的工资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工资剥削的本质。

    (2)地租范围研究

    马克思首先批评了以下观点:国家经济学将土地租金归因于土地富裕程度。他认为,正如工资是由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斗争所决定的一样,地租也由地主和地主之间的博弈来决定。国民经济学将各种利益的敌视视为社会组织的基础。这是一个合理的方面。但是,史密斯对租金问题的研究产生了逻辑上的矛盾。一方面,他认为土地所有者的利益始终与社会的整体利益相一致。另一方面,他还表明,在私人生产经济中,个人从社会中获得的收益与社会从个人中获得的收益成反比。恩格斯还对国民经济租金理论进行了辩证认可。租金价值。辛苦耕种的最差土地收入之间的差异是有问题的。它只有在社会需求下降导致一定数量的最差耕地被放弃时才成立,但社会现实往往并非如此。里卡多的定义没有详细说明租金的具体原因,这已成为他租金理论的最大缺陷。例如,里卡多错误地认为最差的耕地没有租金,这显然是不科学的。马克思根据租金的原因和条件的不同,进行了重要的修改和发展,形成了差别租金和绝对租金的一般形式。此外,马克思还研究了资本主义垄断租金的特殊形式。恩格斯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深入分析了资本主义经济体制下的租金性质。他首先指出,租金与土地的肥沃性,即自然的肥力和通过耕种的肥力密不可分,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土地的竞争和自然的肥力。他们之间的关系。土地占用者财富的日益增长的秘密无非是“掠夺某些通过他的个人工作传给他的东西,并完全偶然地落入他的手中,这是他个人利益的来源。”他依靠租赁土地并最终借用土地来出租。掠夺耶和华各种改良的结果。”因此,资产阶级经济学租金的范围和结论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

    (三)竞争范围研究

    马克思和恩格斯特别注意竞争在经济学的早期研究中的作用。恩格斯首先比较了史密斯和萨伊之间对竞争的理解。前者支持比赛代表成本和生产成本。后者认为竞争代表了生产成本和效用。其次,恩格斯分析了有关价格,生产成本和竞争的国民经济学。相互关系。

    其次,恩格斯《国民经济学批}}J大纲》对古典经济学的双重研究

    《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马克思称其为“天才纲要”,主要是为了揭示资产阶级政治经济的防御性和展示共产主义的必然性,在马克思和恩格斯早期经济思想的形成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本书中,恩格斯对古典经济学进行了详细的双重研究。

    第三,思想形态二元性的划分:马克思的早期认知

    分工贯穿于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生命经济学的研究。特别是,作为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指南-《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导言强调了分工的重要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最有代表性的著作《政治经济学批判》反复提到劳动分工,并用它来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形态发展的自我扬弃。因此,讨论分工在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经济思想形成中的作用至关重要。

    第四,一般政治经济学思想的早期引入

    广义政治经济学的概念最早出现在《资本论》中。恩格斯认为,研究人类社会产品的生产和交换并相应分配条件和形式的一般政治经济学尚未建立。实际上,一般政治经济学的内涵与《反杜林论》提出的马克思的“经济社会发展的过程是自然历史的过程”相一致,也体现了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过程。对政治经济学的理解可以从这两个线索中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早期形成已经包含了许多普遍的政治经济学思想。

    五,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经济思想中的不成熟认知

    一切都必须经历一个持续增长的过程,这是自我否定和螺旋式增长的过程。因此,在招标阶段,或多或少存在不足之处。同样,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早期经济学中也有不成熟的认识。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早期没有区分劳动和劳动的概念。例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了: “很明显,如果劳动是一种商品,那么它就是具有最不幸特征的商品。但是,即使按照国民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劳动也不是商品。因为它不是自由贸易的自由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