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对生产正义及其伦理原则进行研究

    1.生产的合理性及其危机

    生产通常是指人们使用工具制造各种类型的生产材料或生活材料的活动。它早已存在于人类生活中,是人类最基本的活动之一。然后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人类要一个接一个地从事生产活动?生产活动长期存在的合理原因是什么?对这些问题的调查实际上是对生产合理性的质疑和反思,对人类而言非常重要。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它有助于人类更清楚地认识生产的本质,从而促进人类更合理地开展生产活动。生产活动存在的首要合理性是它构成了“人类历史的第一前提”,即生产活动能够满足人们作为历史主体的基本生存需求,而这种基本生存需求的合法性在于它保证了人类的生存,从而使人们能够创造历史并推动人类历史的前进。

    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说:“人们必须能够生存,才能“创造历史”。但是对于生活而言,您首先需要吃饭,喝水等等。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是产生满足这些需求的信息,即物质活动本身的产生。”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中,物质信息的产生是人类历史的起点和发源地,并且是“所有历史的基本条件。 “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生产物质数据的极端重要性,有力地阐明了生产活动存在的第一个合理性。如果从人类生存的角度澄清了生产活动的第一个合理性,那么人们从人类发展的角度来解释生产活动,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这种生产方式不应仅仅从它是个人的物质存在的再现这一事实来加以考察。更准确地说,这是这些人的某种活动方式,也是他们表达生活的某种方式。他们的生活方式。个人如何表达自己的生活,他们自己是什么。因此,它们是什么,与它们的生产是一致的。”在这里,生产变成了“展示自己的生活”。一种方式和“如何表达自己的生活”决定了“它们是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是,虽然人类的基本生存需要得到满足,但人类仍然需要返回生产,并使用生产来表达自己,发展自己并最终实现自己,从而显示出人类的力量。

    这构成了生产活动存在的第二个合理性。生产活动的第一个合理性是满足人类的自然需求和生产活动的世俗特征。第二个合理性更多地是为了揭示人类对社会需求的满足,并反映生产活动的崇高特征。它们固有地证明了人类生活中生产活动的长久存在的理由。因此,数千年前的人类和人类一如既往地从事生产活动。但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社会分工的形成和扩大,市场机制的形成和增长,人类生产活动日益复杂和复杂。同时,人类的生产活动表现出许多病态症状,使生产合理性日益面临危机。它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在“生产”方面有两种类型的危机:第一,某些生产活动的目的超出了满足人们合法需求的极限,而最终产品是为了满足人们。只需要它。人的需求始终存在,但人的需求始终是合理且不适当的。在现实社会中,设定生产目的以满足人类非法需求并从中获利的生产活动是无止境的。如药品的生产和销售,淫秽物品的生产。前者毒害人体,后者毒害人类精神。其次,某些生产活动生产的产品不能满足人们的合法需求,甚至会对人们造成极大的伤害。这在制造假冒伪劣产品(例如食品欺诈,毒品欺诈等)中尤为明显。这些假冒伪劣商品的购买者不仅必须承担经济损失,而且有些人可能遭受物理损失,甚至可能危及生命。第二,就“如何生产”而言,存在两种类型的危机:第一,在某些生产活动中,普通工人处于被压迫和不平等的境地。如果使用童工,工作环境恶劣,工作时间过长,甚至人身自由也受到限制和强迫劳动。这里的生产是“持不同政见者”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生产出满足人们合法需求的合格产品,这种生产也不应该被社会认可。其次,一些生产活动忽视了人类共有的生态环境,而谋求私利和污染环境。例如有毒废水,废气的直接排放,森林砍伐,过度开垦等。一旦这些行为被放大,最终伤害将是整个人类。生产合理性危机标志着生产活动合法性的破坏。一方面,它会使人们的合法需求得不到很好的满足,甚至引起人们恐慌,扰乱人们的日常生活秩序。更严重的是,这将导致人们在整个社会中的疏远,人们对人民的冷漠,社会的不公正以及对人类共同家园的破坏。因此,重新思考生产领域的缺陷和处理生产合理性危机将需要一个新的理论视角,这为生产正义概念的伦理建构提供了前提。

    第二,生产正义的伦理建设:

    内涵和原则在生产合理性危机的背景下,强调了生产正义。要了解生产正义,首先必须了解正义的各种内涵。为了正义,不同的思想家总是做出不同的解释。正如博登海默(Bodenheimer)所指出的那样:“正义的Protean面孔很古怪,可以有不同的形状,并且外观也非常不同。”我们尝试着站在个人和社会层面。让我们来探索它。首先,在个人层面上,我们经常听到诸如“某人非常公平”和“某人非常公平”之类的词。在这里,正义被视为一种美德,是指一个人在与他人或其他事物打交道时公平对待他人的精神态度和内在能力。这种美德体现在人类心中,是古代罗马法学家乌尔比(Urbian)奉行的正义概念:“正义是永恒的意志,赋予每个人应得的东西,”或西塞罗。它被认为是“使每个人都能得到应得的东西的人类精神取向”。

    表演是一系列公平的行为,鼓励他人履行职责,保持秩序,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得到他们应得的东西,而他们不应该得到它,最终实现和谐和包容的秩序。其次,在社会层面,正义被称为社会正义,我们经常听到“正义社会”和“正义判断”等表达。可以看出,社会正义适用于整个社会及其基本政治,经济,法律和其他制度的描述。它是指基本社会制度及其规则和原则的合理性和公正性。该视图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是罗尔斯。在《正义论》中,他将正义主题设定为社会的基本结构,并在头版中提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主要美德。正如真理是意识形态的主要美德。”罗尔斯相信每个人都有正义的观点,正义的概念不同于正义的不同观点,“通过这些不同的原则,规定了不同概念所共有的角色”。因此,罗尔斯设定了他的理论工作的目的,是在正义概念的基础上提出正义概念,这被称为正义正义观,即在保障公民基本自由的前提下。社会和经济利益的分配应尽可能平等和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