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东莞印刷厂老板要到年才会走出低谷

    “据估计,未来几年会更加艰难。我将判断,直到2011年,它才会走出低谷。”

    对于南方的农民工和企业家来说,东莞樟木头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许多人会乘坐火车,在名为樟木的平台下车,然后走进各种各样的大小工厂。财经周报记者在东莞的调查始于这个城镇。

    房东潘云:百分之八十的房子是空的

    正午的太阳散漫,散落在空旷的工厂里。繁忙的工厂大楼已经空置了一年多。

    “这曾经是该镇最密集的地方之一。” 10月22日,《金融周刊》记者来到东莞市樟木头镇渔阳管理区扶竹工业区。一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

    “工厂搬走后,工人离开了,房子的租金不如以前。现在房子几乎空了70%,”潘云说。潘Yun于1990年代初来到东莞工作。几年后,他开了一家杂货店,积蓄了4000元。生意很好,他逐渐省了一些钱。 1998年,潘云购买了六层楼的建筑,主要用于出租。

    现在,潘云有两座建筑物。 “过去几年没有好的租金。过去,两栋楼每月能拿到大约25,000元。近年来,许多房屋空了几个月,没人租。”在最近的当地工厂何军倒塌之后,潘芸的房子空置了近80%。

    五金厂老板:业务差强人意

    当他第一次见到王平军时,他正在工厂里喝功夫茶。

    “没有办法,今年没有生意,所以我必须聊天。”王平军是公司管理区域内一家小型五金厂的所有者。工厂拥有30多台机器和20多名工人。包括管理人员在内的大多数员工是王平军或故乡的亲戚。

    王平军1999年来到东莞,开始开摩托车谋生。2002年,在东莞打工的王平军和妻子用两年多的积蓄买了两台机器,并为一些主要出口商做不锈钢模具。据王平军自己估计,这么多年辛苦工作,他已经有300多万元的资产,包括工厂的固定资产和在当地买的房子。

    2006年和2007年,王平军的五金厂一年净利超过60万元。“头两年,我真的很忙,也不忙,我经常加班。”

    王平军叹了口气,叹了口气。”今年的生意差得出奇。虽然不锈钢的价格下降了近一半,但订单很少。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至少可以收到几十万份订单。每月仍有不到个订单。上榜的头两年都懒得接,现在还要接一两个订单。如果你不这样做,那就真的没有生意了。

    “每个工人的基本工资是800元。另一些则依赖于每个月的表现。一个工人每月要付1400元左右。加上工厂租金、工人伙食、税金等,差不多要一个月。损失300-400万元,今年估计至少要损失30万元。”王平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手袋厂老板:希望明年失分

    黄玉梅(化名)8年前与丈夫投资50万元,在樟木头打造了一款手袋加工产品。产品主要销往美国市场。在美国,黄玉梅加工厂生产的手袋价格在15美元到40美元之间,但黄玉梅只有1元人民币的利润。

    手袋厂的原材料主要是聚氯乙烯、尼龙、亚麻、帆布等。”黄玉梅说:“与去年相比,这些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了40%左右。”

    最大的压力来自劳动力成本。 “过去,工人每月只支付工资。现在不一样了。每个工人都必须帮助他们进行社会保障。”

    黄玉梅说,为了降低成本,她最近准备赎回牌照。在这种情况下,她每个月只需要支付60名工人的社会保险费,而她的工厂现在有500名员工。

    “你今年可以赚钱。明年赚钱并不太昂贵。让我们损失更多。”黄玉梅挥了挥手,无奈地说。

    印刷厂老板:危机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陈青(化名)是樟木头镇一家印刷厂的老板,总资产约300万元。当《金融周刊》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内地某县的投资促进协会参加了关城会展酒店。这样的中国大陆商人协会经常举行。陈庆说,跟随邻居参加招商协会,“这纯粹是一种爱好,当然,我也想看看是否有机会将参加的公司带到他们的家乡进行投资。”

    “我经历了经济衰退。这场危机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我将看到它是如何做到的。”例如,陈说,樟木头一家有1000人的塑料厂的营业额今年有所增长。陈分析说,工厂正在生产低端家用塑料产品,危机带来的普通消费者的购买力减弱,从而刺激了低档产品的消费。

    例如,Chen还说,他的客户的付款是每月收取的,现在收款时间必须加倍。

    “小型企业承受着很大的压力。2005年,我的印刷厂每月只有600元,现在至少要花1200元。印刷厂技术人员的工资也翻了一番。目前,平均水平雇员的月薪为1800元。每个月付薪水时,都会感到压力。”

    陈庆说,最近一次危机是指始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我1998年开始经营业务时,每年都会遇到几家客户工厂。为什么危机不是一件坏事?因为您可以看到,在1998年是台湾的富士康,新泰联等大型企业。当爆炸发生时,陈说,他在2001年创建了目前的50人印刷厂。最初几年,年销售额可能翻一番,去年的销售额达到了500万元,但去年的业务增长率却下降了。高达40%。

    “ 1998年创业时我很穷。去樟木头时,我的口袋里只有20元钱。第三天,我找到了一家印刷厂来经营这项业务。 2000年,我开始交易并接受订单。在2001年,我购买了二手机器并亲自完成。 2004年,我租了一个600平方米的工厂。我已经建造了2,000平方米的工厂大楼和宿舍。”陈的自有工厂的发展轨迹就像是几笔财富。 “在目前的环境中,我仍然计划逐步进行。一些顾客。”

    陈青在东莞工作了十年。 “我当时正处于东莞经济不景气的时期。我已经稳步发展了很多年。我真的要感谢东莞这个充满活力的地方。幸运的是,我经历了一场危机之后,在战斗中有些抵抗。”

    陈庆说,目前东莞乃至珠三角地区面临的发展危机可能才刚刚开始。 “据估计,未来几年将更加困难。我将判断,直到2011年,它才会走出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