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七七事变前夕日本在华北的白银走私研究

    1933年,日本宣布退出国际联盟之前和之后,关东军在热河发动了一场战斗,穿越长城直达河北。日军选择天津和北平之际,中国屈服于日本,并于1933年5月31日签署了《塘沽停战协定》。根据《塘沽协定》,河北省东部成为无武装区。由于华北地区走私贸易猖,一开始,白银是走私的大部分商品。

    一,走私银的规模和数量

    白银成为美国政府走私的主要商品。 1934年6月,美国政府实施了《白银购买法》,导致国内外大量收购白银,导致世界白银价格急剧上涨。纽约的白银价格从1934年7月的每盎司46.25美分升至1935年4月的81美分。伦敦市场的银价也从21便士上涨至36.25便士。当时,中国是世界上仅采用白银标准的少数国家之一,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随着世界白银价格上涨的速度和程度远远超过中国的应对能力,中外白银价格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到1934年10月中旬,国外的每1美元银价(含0.7555盎司白银)的银价比国内高出四分之一以上。到1935年春季,国外的白银价格已经高于国内的白银价格。超过50%。在中国的外资银行在运输和出口方面均获利,因此它们出售纯银和在国外大量购买的白银。

    当时,日本在山海关等地设立了收购机构,以高价买入白银,使每千元银元被运到山海关,使银行家从五十元至六十元至一百元不等。六十元。在日本的官方支持,纵容和庇护下,大批日本朝圣者借此机会在主要的商业房屋中开展了银走私活动。他们购买白银走私的方式是:每天的银行家都拿着外国银行的钞票。如果他们找到了中国银行的钞票,他们将拒绝接受。如此多的往返旅行,四大趋势,中国钞票都不敢使用,持有钞票的人们渴望摆脱他们的双手,他们将争夺银元的兑换。其次,他们还利用中国某家银行发行的钞票进行越来越少的兑换,而该银行发行的钞票则带有贬值的幻想,以至于手中拿着钞票的中国商人争先恐后地兑换现金。这样,在平津和两个城市的中国银行面前,城市人民与白银竞争。从1935年4月14日至5月25日,只有中国天津市和三条运输线路交换的白银才由人民币兑换。从1935年6月6日至29日,只有交通银行才可以兑换白银。使库存的银元达到最低点。

    可耻的白银走私活动在1935年上半年达到了惊人的水平。据报道,仅山海关地区的破产每天是“ 5.6万元”。如果每月超过400万元”。因此,1935年4月中旬,金东县的银器艺术非常匮乏。 “我设法帮助平津银行,但几天之内就被吸收了。”只有唐山市走私了唐朝。高达70万元,目前该市现有海洋现象仅数万元;而且“一般的奸商都被铁路沿线的海洋所吸收,购买困难,因此靠近长城县购买,迁往安,遵化等地。该县也缺少海洋。”

    但是,当时中国海关仍然可以行使部分权力,并反复调查日韩人民走私白银的情况。 1935年4月至5月,秦皇岛海关没收了走私的白银,到达豫园。 5月底,由于焦楼湾事件和罗城事件,日方已向海关要求提供借口的条件,海关必须接受。从那时起,海关的反走私活动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自1935年6月开始以来,中国海关接受了日本的要求并取消了长城上的走私工作,白银走私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一位外国记者在报告中写道,几个月前,白银走私者不得不使用各种秘密方法穿越边境。最常见的是走私长城。现金,扔边界。但是,在日军强迫海关巡逻队解除武装后,走私者得以向公众开放,也就是说,将不再找到他们。加因和其他人经常成群结队,公路警察和海关官员如果想干涉,他们就会起来战斗。

    据统计,1935年1月至1月8日,万家屯站将沉阳,锦州,安东,渝中等地的大洋运出,共计8,445箱,重达公斤,价值不实。根据郑津银行天津分行的调查,1935年1月至11月中旬,山海关出口的现金为1000元。同时,驻天津的日军对1935年1月至1月10日山海关出口的白银进行了调查。

    日本将部分走私的白银存入伪满洲中央银行,以填补执政国库的空缺。其中大部分被送到韩国和日本,冶炼成纯银,然后运到伦敦市场进行高价销售和暴利。据信义地区领事馆的电工说:“最近,东方的三个省现在已经秘密地输给了朝鲜和日本,没有遭到拒绝,也就是说,在安东的一个地方,每天约15万元人民币。其他大连,图们江,还有更多。这片海洋是从长城河口以及河北和山东沿海地区秘密转移的。”在1935年5月1日的《汉城商业工人新闻》报道中,大量的中国银元被披露流入汉城。它们的数量是“像一座山,一个银壶和一个银杯等,它们被电分解成纯银。酒馆(一律3.75公斤)重的银块,其成分为99.9%,然后送往海外。 4月27日,横滨出口的“京果丸”号运往伦敦,重1070克,价值为每日黄金39万元。”因此,日本在中国的白银潮中抢银发了大财。

    第二,国家政府的应对政策

    白银走私十分严重,国民政府必须迅速作出反应。 1934年10月14日,国民党财政部宣布了《白银出口税收增加实施令》。规定:(1)出口白银,税金10%,减去铸造费2.25%,净收益7.75%; (2)大型宝银等银矿,除原定的2. 25%外,另外征收7.75%,共计10%; (3)如果伦敦白银价格等于上海汇率,而中央银行根据当日市场价格汇率,除上诉出口费外的差额,但仍不足以抵扣余额税根据缺点予以强加。国民政府征收白银出口税的目的是使白银银行的出口无利可图,同时降低国内白银价格和外汇价格,提高价格并促进中国商品的出口。但与预期相反,中国的白银仍大量流出。主要原因是白银出口税的增加切断了中国白银价格与世界白银价格之间的联系。世界白银价格越高,中国的白银价格与走私白银出口之间的差异就越大。中国漫长的海岸线,特别是山海关等地的非主权,禁止白银的出口,这是很难做到的。

    1935年2月,天津海关走私白银走私,并颁布了无牌非法现金和白银激励计划,规定除没收所有没收品外,其他:都走私银币或白银用于出口。两次加重对走私者的惩罚并对大使进行严厉惩罚,没收的白银和白银的折扣将分别给予特别立功和一般立功分别60%和40%;举报人将在没有军事和警察协助的情况下报告缉获情况。检举人将获得没收的白银或白银折扣的40%,海关人员将获得40%;如果宪兵协助扣押,则宪兵和小队将分别获得40%的报酬,海关官员将获得20%的报酬。但是,在日本的保护和支持下,反走私方法没有效果,给了日本制造摩擦的机会。

    1935年5月,天津海关在军粮城站查获一起走私白银案。驻天津领事和日本领事实际上是命令中国当局“尽快将人民和银行送回博物馆”,有必要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一事件不应该有进一步的保证。当中国海关在山海关炮塔和长城附近走私走私白银罪犯时,私家走私犯逃离了这座城市。日本关东军以《糖参停战协定》为由对中国提出抗议,称:中国将长城割让琶洲国,中国私仆不准在长城巡逻。倒下的人是琶洲人,日军有“保护的责任”。石河东的中国私人中队被驱逐,一些私人机构被解除武装,海上走私船只大多被日本借口击沉。

    到1935年4月,美国政府将国内白银购买价格从每盎司0.450美元提高到0.771美元。4月16日,前财政部长宋子文会见英国、美国、日本、法国、意大利、荷兰、德国等国银行代表,作出如下决议。(1)支持中国政府稳健的货币政策将自动暂停白银出口;(2)如果有银行出口白银,应劝阻银行。这就是当时有影响力的所谓《白银停运协定》。因为这一协议没有强制力,它只是外资银行的自动遵守,所以被称为“绅士协议”。然而,在当时的实际情况下,所有外资银行都有一个总的白银库存。1934年12月,比1933年12月减少2.21亿元。存货中,为满足日常业务需要,仅存入5.4亿元。这些银器不可能再出口,但有这样一个“协议”,可以起到恢复人心的作用。

    这时,华北的白银以每月1500万元的速度走私到国外。显然,在日文和日文使用钞票以及在华北寻找中国白银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必须立即切断货币与白银之间的联系。如果不是这样,它将对中国的经济和国防产生极大的危害,合法的货币政策应不时诞生。 11月3日晚上,财政部发布了钞票通知。关于白银的主要观点是:自11月4日起,由中国中央银行和中国银行的三大银行发行的钞票被用作法定货币。除法定货币外,任何现金都不能行使。万一银子被盗,罪犯全部被没收。从11月4日起,所有持有银币或生银等的公共或私人机构或个人将移交给筹备管理委员会或其指定银行以兑换法定货币。财政部发布了一种更改法定货币的方法,规定由银行,公共和私人团体以及个人持有的银币和银块仅限于11月4日起三个月内转换为法国货币,违者被定罪。

    在宣布法定货币政策后,日本的货币改革使其无利可图,声称这是对日本的公开挑战。一方面,日本拒绝了华北地区的银南运输。一方面,它加剧了对华北的侵略,组织了大规模的武装走私活动。但此时,走私的不是白银,而是其他商品。因为1935年11月中旬,日本在华北的军事当局合作开展了“华北自治运动”,并解决了财政和财政原因,决定制止白银的外流。 11月17日,日军派遣宪兵前往山海关,切断走私路线,对凤山线列车进行检查。在日军的严厉禁令下,直到11月底,这一刻的白银走私活动基本被遏制了。

    第三,走私银的危害和后果

    首先,白银的流出导致国内纯银的减少,这导致国内通化紧缩以及工商业资金周转困难。白银的流出,硬币的发行量自然减少。在减少纸币和硬币的情况下,货币变得紧张。银行拒绝发行贷款和向客户收取贷款。结果,信贷紧缩使工商企业的资金周转困难。管理不能顺利进行。这种相互影响对金融和工业部门都造成了严重破坏。 1934年底,仅在上海就有四家银行。到1935年,又有12家国有资本银行倒闭,占当时上海私人银行总数的18%。这是旧中国自己的银行历史上从未见过的事情。白银在其他国家/地区是商品。白银价格随价格上涨而上涨。在中国,白银价格上涨而价格下跌。从1934年到1935年,由于中国大量的银流出,价格下跌,这自然对工商业企业不利。至于那些依靠工资谋生的人,由于经济停滞不前,行业不景气,大多数工人失业,生活困难,处于苦难状态。

    其次,白银走私为东部大规模走私开辟了道路,严重破坏了中国的经济秩序和安全。人民报导说:“在海峡东部走私的开始是在大量日本和韩国荡妇中,非法走私白银。这原是关东军的'压迫政策',曾用来破坏人民币,由于走私白银的利润,假想等商品,所以有大量的白糖和人造丝,由大连运到热河,然后装上货运车辆,由武装保护被迫闯入长城的朝鲜人。由于战区内其他适当人员,所有海关人员都不准携带武器,因此,走私者的大胆抵抗能力日益增强。”

    此外,白银的流出迫使中央政府进行法定货币改革。钞票不是银币,而是国民党政府实施通货膨胀政策的大门。在实施银标准体系的条件下,纸币可以循环使用。但是,由于维持了赎回关系,因此发行量不能过多。变更为未兑换的法定货币后,发行额的限制消失了。国民政府依靠扩大发行方式来增加军事开支。结果,法定货币的改革很快,法定货币的流通大大增加,形势变得越来越激烈。最终,世界货币历史罕见的恶性膨胀给该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