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专家认为工薪阶层的个人所得税应该降下来

    关于个人所得税的征收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钱伟教授。她还是国家税务总局研究院的特别研究员。钱伟教授认为,我国征收个人所得税存在六大困难,亟待研究和完善。

    首先,应该移动阈值

    钱教授认为,征收个人所得税在该国不能成为死胡同。多年来,应该有制度化的法规。她建议该国划分几个标准,并每年发布一次。

    她说,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已经达成共识。但是,上海和西部省份的起点是相同的,他们正在讨论800元的高低。实际上,北京,上海和深圳彼此不同。深圳目前有1500元的“减免费”,地方舆论认为应该予以改善。理想的方法应该是在全国范围内设定标准,每个省都选择接近实际水平。

    此外,“费用削减”标准应每年发布一次。就像每个地方的最低工资制度一样,请参考当年的价格指数和生活水平。因为今年可能是通货膨胀,明年可能是通货紧缩,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每年都在变化,个人所得税的起点几年也不应改变。

    其次,降低工人阶级的工资

    钱教授说,西方将个人所得税称为“好税”,富人应缴纳更多。税收规定“缩小贫富差距”非常重要。中国也一直在宣传高收入税的作用,但尚未实现其目标。实际上,个人所得税只能由工人阶级来管理,它是规范单位的工人阶级。

    工人阶级负担的个人所得税应稳定而低。在税制改革中,征税范围可能会有所扩大,但应增加或减少,调整和实施一些减税项目。我们不仅要认为税收是最好的。

    她认为,最近降低该国的公共住房租金税率是一个好主意,因为高税率也可能导致更多人逃税。逃税的风险很大,利益也很大。世界的潮流是个人所得税率越来越低。

    改革后的税制可以参考西方的“负所得税”法。例如,当一个人缴纳个人所得税,但是有一天,其收入低于起征点时,国家应根据国家缴纳的税款给予一定比例的补贴。这样,结合社会保障体系,老百姓的税收心态将更加均衡。

    第三,扣除额应反映能源负担的数量

    钱教授认为,“免赔额”应该反映“数量负担”,即“一个能力强的人,缴纳更多的税;一个能力弱的人,缴纳更少的税;负担不起的人,不缴税” “。

    关于扣减问题,有些人认为我们的扣减范围太窄,我们还应考虑纳税人的住房,退休金,失业情况等,具体取决于支持人口的纳税人数量,婚姻状况,健康状况,年龄,甚至残疾。计算出的“账单计费”也被扣除。

    钱教授对此表示反对。 “外国人,已婚人士,育有许多子女的人,缴纳的税额更少。如果中国得以实施,那将违反我们鼓励晚婚和抚养一胎的国家政策。”

    她同意以下观点,即税收认为“夫妻双方都与一个政党一起工作”。如果夫妻俩工作,他们应少交些税。这将有助于缓解就业压力并帮助教育下一代。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免赔额太小,许多纳税人无法填写计算结果。甚至许多收税员也没有能力。国家应考虑税收成本和纳税人的纳税成本。在没有系统的情况下,太多灵活的规则会导致不公平和腐败。

    4.为什么不能收取收入?

    个人所得税,为什么不能只收工人阶级收入呢?

    钱教授分析:一是新贵族控制不了,他们的销售渠道不规范,很多隐性收入,灰色收入不能上桌,更不用说纳税了;二是现金交易普遍,存款实名制有征税的前提,但是税务机关无权调查,这是银行法的规定;三是权力大于法律的现象存在。大家都知道,有时候某个娱乐圈的人偷税漏税,就有人立马说了。据说歌手要逃税两次,肯定要坐牢,但经常出现在公共舞台上。这些问题可以在不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情况下解决。

    5。税收应由中央政府分担

    钱教授介绍说,目前个人所得税是地方税,由省征收,省使用。因此,各地都希望能收到尽可能多的。近年来,个人所得税收入快速增长。在北京等发达地区,个人所得税已成为仅次于营业税的地方工商税第二大税种。据统计,近5年来,北京个人所得税年均增长49%,约占地税的20%。在国际舞台上,个人所得税在许多国家都是一种中心税。

    据财政部一位高级官员最近透露,改革后的个人所得税收入将不再归地方所有,而是由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享。这样,改变“应该减少”的问题就更容易解决。

    6。每年支付一次,近期无法兑现

    据报道,每年的个人所得税是在法定纳税日之前缴纳的,这是美国、加拿大和香港的做法。实行综合所得税制的国家,将工资、劳动报酬、财产租赁、营业收入等经常性收入纳入综合所得,统一征税。据说我国也在考虑这样一项政策。

    钱教授认为,从公正的角度出发,应该选择综合所得税制度。但实际上,收集和管理的难度,复杂的系统以及银行货币机制的落后都是中国目前无法采用的障碍。她认为,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仍应将重点放在目前实施分类所得税制度上。这是不公平的,但很现实。未来的目标是整合所得税系统,但前提是必须改革银行业机制。 (王伟)《中国商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