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UPM破解造纸业生死命题

    [中国包装网新闻]第三纸机项目将于今年在江苏省常熟投产,总投资超过2.7亿欧元,这不仅是世界纸浆制造商芬欧汇川的重大事件。 500强公司,也面临产能过剩的危机。中国造纸业的消息更加令人震惊。

    在过去的三年中,造纸业已成为中国传统基础产业中最令人困惑的产业之一。

    从细分市场的表现来看,铜版纸,新闻纸和文化用纸的增长较弱;由于集中的生产能力和整体低迷,包装纸中的白色纸板和纸板纸被释放。相比之下,家用纸张的状况略显可观。但是,产能过剩和需求低迷仍然是整个行业的双剑。

    实际上,常熟的3号纸机项目也是UPM,这是世界第三大造纸巨头,也是中国最大的单笔投资。

    作为具有100年历史的造纸公司,芬欧汇川(UPM)来自芬兰的生产能力已转移至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一方面,它已将林业产业衍生系统完全扩展到造纸以外。芬欧汇川的所有上述行动均遵循“逆向增长”的逻辑:面对行业产能过剩和高能耗,高污染的痛苦,并在行业的痛苦点中寻找并创造机会。

    密切关注增量:关注高端市场

    “当风变时,有些人会筑起墙并安装人造风车。”这是芬欧汇川品牌部门经常引用的语。

    芬欧汇川在常熟的工厂年产约80万吨打印纸和复印纸。其中,高端复印纸是芬欧汇川在中国市场的拳头产品。

    芬欧汇川在研究中国复印纸市场时发现,在无纸化办公和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复印纸所在地的文化纸领域呈现出总体增速放缓的趋势。

    另一个严峻的事实是,自2009年以来,中国文化纸的新能力令人赞叹。在2011年新增产能接近500万吨之后,2012和2013年的新增产能接近200万吨。

    生产能力的爆发式释放加剧了文化纸领域的竞争。在这方面,芬欧汇川在中国的战略似乎非常简单,那就是:关注增量。

    芬欧汇川指出,即使需求增长疲弱,中国的复印纸需求仍将继续以每年3%-5%的速度增长。这个数字远低于本世纪的前十年。但是,对于行业领导者而言,抢劫越是激进。

    近年来,芬欧汇川一直致力于满足中国高端复印纸需求,并将其作为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市场保持攻势的基本战略。实践证明,对高端办公用纸的需求是中国文化纸市场上最大,最赚钱的领域。

    相同的逻辑使芬欧汇川进入“标签纸”市场。中国零售贸易和电子商务的发展增加了标签纸的使用,使其成为造纸行业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

    为了控制上述市场增量,芬欧汇川需要证明其在质量控制方面的实力。

    解决痛点:基于节能降耗

    质量控制只是芬欧汇川在全球的核心竞争力。

    到2014年,中国的纸张产量已占世界总量的四分之一,消费量略低于该比例。但是用于造纸的原料木浆和废纸主要来自进口。

    与主要进口原材料的困境相比,节能,降耗和减少污染是过去十年中国造纸业最深刻的“痛点”。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芬欧汇川在原材料控制,节能和减少能耗方面为造纸行业同行进行了教科书式的演示。

    2010年,中国造纸业提出了“林纸一体化”的发展战略。在中国同行提出这一概念的四年之前,芬欧汇川已经开始制定自己的“全球生物多样性目标”。

    在芬兰和美国的云杉和松树林深处,芬欧汇川几十年来一直遵循铁定律,砍伐一棵树和四棵树。它对死树,溪流,生物结构等方面的管理使它尽早脱离了“ wood夫和树木种植者”的地位,并成为全球生态管理的参与者。

    优质的原始森林提供优质的木浆。在木浆造纸过程中减少污染和能源消耗的过程中,UPM的性能也值得学习。

    以江苏常熟的工厂为例。该厂成立于1999年,累计投资超过120亿元,已在环保和节能项目上投资3亿多美元。因此,在过去15年中,其每吨纸的耗水量减少了近50%。现在,其每吨纸的耗水量仅为5立方米,仅为中国国家标准的四分之一。工厂的水循环再利用率达到了惊人的97%,处于中国最高水平。

    环保的“苛刻”,最终成为芬欧汇川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当工厂的废烟草最终成为农业化肥生产的原料,而排放的“污水”比河流的水质更好时,人们相信“食用影印纸(即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可以被生产。

    工业再造:突破利润增长的极限

    归根结底,节能,减排和污染控制只是造纸技术的革命。

    作为传统产业,无论技术进步如何,产业空间和利润率的增长一直受到限制。对于已经存在100年的公司而言,这一限制是该公司未来最大的噩梦。

    有鉴于此,在过去五年中,芬欧汇川除了继续领导传统行业的技术创新外,还一直在努力将自己塑造成具有新想法的新公司。

    此步骤使UPM再次领先。

    与美卓,福腾和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共同开发生物燃料;在纸纤维和生化产品生产方面与Cobley进行技术合作.芬欧汇川在过去五年中发起的每一项新发展计划,几乎都与生物密不可分。该公司正在不断尝试在现有产品中使用纤维和森林生物质,以通过不断的产品开发和创新创造新的增长机会。

    2014年,芬欧汇川在芬兰拉彭兰塔的KAUKAS基地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生物精炼厂,用木材生产生物燃料可再生柴油。年产量为10万吨。

    与传统的生物燃料不同,这种可再生柴油的原料不是玉米等农作物,而是纸浆生产中的残留物。芬欧汇川声称该柴油适用于所有柴油发动机,并被命名为“ UPM BIOVERNO”。

    “生物(生物)”已成为促进该纸业公司的关键词。实际上,早在2011年,芬欧汇川就引入了一个新概念并将其命名为“ BIOFORE”。芬欧汇川提出的词汇来自生物与森林的融合。

    芬欧汇川认为,它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工业类别:生物森林产业。

    这是一个长期而坚定的转变。传统造纸厂可以扩展到什么样的新领域,也许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命题,而这个命题却留给了业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