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保鲜膜事件再敲食品安全警钟

    编者注:近年来,商品的“致癌”动荡接after而至,但最终结果大多是模棱两可且尚未解决。暴风雨过后,几乎没有明确的消费者警告,并且货物仍在流通中。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的食品安全问题变得麻木了,他们对政府职能缺乏信心。幸运的是,这次卫生部迅速作出反应并及时解释了相关问题。北京,上海等地也展开了全面调查,但远不止于此。毕竟,现行的食品安全标准是否真正有效以及市场流通的产品是否真正安全仍是人们最关注的问题。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主任张忠海指出,自2004年4月以来,中国的标准清洁工作已基本完成,迫切需要修订或废除一半以上的国家标准。迫切需要解决食品安全和安全生产问题。在相关部门看来,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过去的几天中,人们广泛怀疑在超市食品包装中广泛使用的PVC(聚氯乙烯)保鲜膜有毒和致癌性。公众媒体在追根溯源。当社区出现矛盾时,卫生部20日首次发表声明:中国的保鲜膜生产标准没有过时,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的PVC保鲜膜对人体无害。所谓的“有毒”问题主要源于以下事实:PVC,即聚氯乙烯树脂,可能导致致癌的氯乙烯单体超过国家标准,或使用食品包装材料禁止使用的加工助剂。但是,行业专家在立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既有害又无害,它需要权威机构进行全面的评估和测试。风暴可能很快过去,但是由此暴露的食品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频繁的危机使消费者麻木

    “关于“致癌性”还有更多要说的话。我们能相信什么?”这是10月22日在北京京客隆超市接受采访的最广泛的记者。面对有关PVC保鲜膜可能致癌的大量消息,消费者大多麻木。

    家住万寿寺的刘女士无奈地对记者说:“你知道有毒吗?最多买保鲜膜时,要多注意。看看桌子上的成分,看看是否有毒。是PVC。需要先更换盘子再加热。以前吃过的东西不能吐出来,你还能看见吗?”面对保鲜膜的致癌性风暴,刘女士态度最为乐观。从杜邦不粘锅到苏丹红,再到雀巢奶粉碘超标,以及含有致癌丙烯酰胺的炸薯条,接连的食品安全问题已引起广泛的信任危机。

    不仅消费者感到疲倦,而且超市工作人员也感到有些震惊。北京南四环外一家超市食品柜台的营业员告诉记者,尽管她也知道保鲜膜最近似乎是个问题,但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今天在有毒,明天在致癌,我们在这里。没有收到上述通知,卖什么和卖什么,不可能随便取出货物。至于新鲜的和煮熟的保鲜膜的日常包装,我们上面使用的是我们使用过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变化。

    “我想说的是,读完这本书我不会读。”今年五十多岁的李先生拿着火。韭菜,黑米,过氧化氢水泡,工业染料煮枣,蘸辣椒酱说有苏丹红,喝啤酒时应注意甲醛,甚至儿童可能会遇到的名牌奶粉也要小心。 “你说我们现在还能吃什么?现在保鲜膜有问题。我们能相信什么?”麻木的背后是对当前食品安全状况的无助和不满。

    产品是否安全仍然需要测试

    与以往相比,国家有关部门迅速作出反应,及时发出“按国家标准生产的PVC保鲜膜对人体无害”的信息。实际上,在卫生部宣布之前,曾有过类似的“令人放心”的报告。例如,家用保鲜膜是无毒的PE保鲜膜。例如,在超市出售的家用保鲜膜也属于聚乙烯.但有专家表示,由于PVC保鲜膜技术复杂,门槛高,国内大多数企业都开始生产PE保鲜膜。但是,目前PE保鲜膜几乎是家庭服装,几乎没有超市品种。更糟糕的是,超市包装上的标签没有指出薄膜的成分,而PVC和PE薄膜之间的区别很难仅靠人工判断。也就是说,消费者在购买新鲜,精致的食品时仍然要冒一定的风险。

    另一方面,21日发布了卫生部的“无毒”声明,行业专家告诉记者,有必要对有毒和无毒进行权威测试。北京环境保护餐具联合组织秘书长,中国包装资源综合利用委员会副主任董金石指出,中国现行政策法规中没有关于PVC保鲜膜的国家标准。 1989年,中国发布了《聚乙烯自粘性保鲜膜》国家标准GB-89,该标准针对不含任何添加剂的聚乙烯(PE)材料。目前,我们已经调查了测试报告中引用的中国生产PVC保鲜膜的标准均为国家标准GB9681-1988《食品包装用聚氯乙烯成型品卫生标准》。也就是说,尚未对PVC保鲜膜的保鲜功能进行测试,其卫生理化指标仅根据一般PVC食品包装材料的要求进行了测试,对产品和添加剂的毒性没有进行测试。董进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卫生部的声明中提到的“按照中国食品包装材料国家标准生产的PVC保鲜膜”的说法可以从视觉上理解为对合格头的理解。由于没有steam头的检验标准,因此适用面粉标准。如果面粉是无毒的,the头当然是无毒的。实际上,这种说法是否适用于实际生产领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食品标准仍然是关键

    消费者对最近发生的“ PVC保鲜膜致癌”事件并不感到惊讶,这使我们不得不反思中国食品安全监管中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食品安全危机是由国外产品的披露引起的?是由限制政策引起的?为什么我们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

    苏丹红事件是英国第一个发布公告的事件。雀巢奶粉被查出碘超标后,仍拒绝承认错误,因为“在中国并不违法”,至于塑料包装事件,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存在安全隐患。当我们停止使用pvc保鲜膜时,中国忽略了相关信息,这表明中国的公共政策与国际标准存在差距。尽管卫生部的反应比之前的事件快得多,但人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事后匆忙,而是在事件发生前建立有效的预警机制。

    “十部门管不住一桌饭”是对我国行政执法领域存在问题的形象描述。长期以来,质量监督部门负责生产领域的质量监督,工商部门负责市场监督,卫生部门负责制定营养和卫生标准,食品和药监部门负责食品的组织协调、重大案件的综合督查。受限于权力范围和部门、路警的利益,各路段的现象非常普遍,存在监管真空也是情理之中的。一位在政府监管部门工作多年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各监管部门职责交叉,难以形成合力,是食品安全事件频发的根本原因。

    标准滞后问题不容忽视。尽管卫生部表示《食品包装用聚氯乙烯成型品卫生标准》中氯乙烯单体的控制指标与国际标准一致,但毕竟该标准已经颁布十多年。另据报道,国外已经禁止此类产品,有必要加强研究,进一步完善。相关数据指标。产品监管部门要加强对市场流通产品的检测,确保人民群众的食品安全。

    业内认为,此次塑料包装事件是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再次警示,说明食品标准作为食品安全监管的第一道关口并未得到足够重视。食品安全事件发生后,再提高相关标准,这样的食品标准管理模式显然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解决不了问题。中国现在需要的是全面解决食品标准问题。全面评估和修订中国现行的食品及相关产品标准体系,无疑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作为这种支持,国家财政是义务性的,与国家有关。这个部门应该把责任落实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