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中国古代有逻辑思想但没有逻辑学说

    在阅读了马培教授的《驳中国古代无逻辑学论与程仲棠教授商榷》(简称“马文”)[1]之后,他犹豫不决,因为“马文”的大多数论证论点都属于中国古代的旧逻辑理论,因此已经出版。在我里面一系列论文1被解构,“马文”的反驳仅限于我的《近百年“中国古代无逻辑学论”述评》文章,[2],而我对其他论文对中国古代逻辑的批评没有反应。如果我也回答旧的曲调,那没有什么意义。促使我作出决定性回答的是“马文”提出的“衡量中国古代逻辑存在的标准”,这是对逻辑的流行定义,但用“思维形式”来代表研究对象。在定义中。这是模棱两可的,人们可以做出不同的解释,因此什么是逻辑,什么是“马文”来衡量中国古代是否存在逻辑标准成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值得讨论。在中国古代,关于逻辑学的百年争论之所以难还是难,而且不合理的原因也就不多说了。这是纯粹的学术原因,即基本逻辑视图(即逻辑对象的视图)存在重大差异。随着辩论的加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不同逻辑观点之间的对抗。根据我的逻辑,在古代中国有逻辑思想,但没有逻辑。 “马文”对中国古代逻辑标准的衡量的结果是逻辑和逻辑两个不同概念的混淆。

    关于这一主题的讨论随后回答了马沛教授。首先,两种不同的逻辑观点“马文”给出了逻辑:的定义“逻辑是关于思维形式及其定律的科学”。并说:“有了逻辑的定义,就有了一个衡量中国古代逻辑的标准。”问题是“思维形式”到底是什么意思?对此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即广义解释和狭义解释,它们实际上代表两种不同的逻辑。逻辑观点是广义的研究对象。广义思维是指反映客观现实的思维形式,包括概念,命题(判断),推理和论证。它们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匈牙利逻辑学家贝拉法格拉希(Bella Fagrahi)是这种逻辑的代表。他还认为:“逻辑是思维形式和规律性的科学。”什么是“思维形式”?他解释说:“概念和判断是思维的形式。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个意义上也使用术语“思维形式”。”

    它还强调:“思维形式根本不能与内容分离”。 [3] 464表明,他所谓的“思维形式”是指包含特定内容的思维形式。以思想形式为逻辑研究的对象,必然导致逻辑具有阶级性的结论。 Fryaghi说:“逻辑应该包含政治”,逻辑的阶级性即将出现。在1950年代,对我国逻辑圈产生重大影响的苏联逻辑学家斯特罗戈维奇(Strogovich)也从广泛的思维形式解释中得出结论,即:“形式逻辑就像任何科学一样都面向党派” [4] 9-10。 [4] 330的另一种逻辑观点以狭窄的思维形式为研究对象。从狭义上讲,思维形式是指不包含特定内容的概念形式,命题形式(判断形式),推理形式和论据形式,通常由变量和逻辑常数组成(简单的概念形式和命题形式可以仅由概念或命题变量组成,逻辑常数除外)。就传统逻辑而言,狭narrow的思维形式是用概念或命题变量代替思维形式的特定概念或命题的结果,因此思维的具体内容被抛在了一边。同时,思维的“抽象内容”或“基本内容”可以通过变量的解释来表达。 (2)1950年代初期,苏联哲学家在讨论逻辑时对思维形式进行了狭义的解释。以前,哲学界被以广泛的思维形式作为研究对象的逻辑观点所支配。从这种逻辑观点出发,人们得出的结论是逻辑是上层建筑,因此具有阶级性。苏联《哲学问题》发表的杂志《逻辑问题讨论总结》在纠正混乱中发挥了作用,指出“思维的形式和规律……”它不是基于上层建筑的,因此没有阶级性,而是全人类的天性。它基于对思维形式:的狭义解释,是在检查思维形式时“形式逻辑忽略了概念,判断和推论的具体内容”。

    这些观点在中国得到了广泛认可和进一步发展。金岳霖主编的《形式逻辑》首先区分“思维形式”和“思维形式”,将概念,判断,推理和论证称为“思维形式”,并将没有具体内容的思维形式定义为主要研究对象。形式逻辑。本书对思维形式的狭义解释的一个重要发展是,将变化的概念引入了思维形式,作为思维形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以思维形式将特定概念或命题变量的概念替换为特定概念,或者将特定命题用作建立思维形式的基本手段。 3我拒绝前一种逻辑观点,并同意后者。从我的角度来看,广义的思维形式不是逻辑的对象,狭义的思维形式(以下简称“狭义”的省略号,以及狭义的所谓“思维形式”)是逻辑的对象。逻辑学。对象,推理的有效形式和思维形式是主要的研究对象。” [7] 388我所谓的逻辑是形式逻辑。“马文”被称为“思想形式”是模棱两可的,有时在狭义上,有时它被广义地定义;有时可能意味着(文字)狭窄而含义(含义或客体)是一般性的,因此,所谓的“中国古代逻辑存在标准”本身就包含了双重标准。/p>

    这成为混乱的根源。让我们分析一些引用: 1.“马文”说:“两千年传统逻辑发展的历史足以证明逻辑是关于思维形式的(概念形式,命题形式,推理形式,论证形式)等)和常规科学。”就指称而言,这里所谓的“思维形式”是狭义的。但是,这只是一篇肤浅的文章。问题在于作者不了解传统逻辑。思维形式是用变量代替思维形式中的特定概念或特定命题。因此,整篇文章中没有变量。概念形式,“命题形式”,“推论形式”和“论据形式”都是空词。

    尺寸形式定律是主要的研究对象。在对思维形式的狭义解释下,思维形式的定律,即逻辑定律,是指命题形式的永恒形式。逻辑系统的核心部分是所有有效推理形式和所有永恒真理的结合。对于系统领域,集合中的每个元素都满足正确思考的必要条件。因此,我对逻辑的定义是: “形式逻辑是满足正确思维的必要条件。2.“马文”说:“由于推理的形式只是逻辑的主要研究对象,那么其次要研究对象是什么?它们只能是推理形式以外的其他思维形式:概念,命题,论据等。概念是思维的单元,命题是推理的前提和结论,推理只是部分和因素论据。因此,如果不研究概念,命题,论据和其他形式的思维,就没有关于推理形式的真正研究。 “当作者谈论“形式形式”时,它指的是思维形式;当作者指“概念,命题,论点”和其他“思维形式”时,它指的是思维形式。作者说:“概念是思考的单元。”

    概念是一种思维形式,可以说是“思维的细胞”,而不是思维形式的细胞。概念差异是思维形式的单元。作者还说:“命题是推理的前提和结论”。命题也是思考的一种形式。带有变量的命题的形式就是思维的形式。命题是具体推理的前提和结论,但命题的形式是推理的前提和结论。这两个陈述表明,在作者的思想中从概念和形式,命题和形式都密不可分。似乎作者有一个奇怪的假设,即逻辑中: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推理的形式,而次要研究对象是概念,命题,论证等的思维形式。这导致了双重标准:它在衡量是否存在推理形式的研究时,以对思维形式的狭义解释为标准,而在衡量知识的研究时,以思维形式的广义解释为准则。是否有概念,命题和论点。双重标准不可避免地导致矛盾。如果我们将概念作为推理的“单元”,并将命题作为推理的前提和结论,那么推理形式就变成了具体的推理。所谓的“推理形式”没有名字。如果“推理形式”的名称是正确的,那么它的组成部分或由它构成的整体作为“一部分,要素”就不能被认为是形式。因此,马文逻辑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推理形式的观点,这与次要研究对象是概念,命题,论据等的思想形式的观点相矛盾。

    3.“马文”说:“被认为只有西方的传统语言同时使用自然语言和某种符号公式来讨论推理形式,才可以被视为对推理形式的研究。也是形式方面的。形式的讨论可以有不同的形式。讨论传统西方逻辑的方式是形式。古代中国逻辑完全用自然语言来解释推理的形式。这也是一种形式。” “马文”提出“对推理形式的讨论可以有所不同”。该形式可以同时具有西方和中国形式,无异于表明推理形式具有双重标准,即西方标准和中国标准。推理的形式也分为中西两种吗?推理的形式是逻辑的核心概念。如果推理的形式具有双重标准,则意味着逻辑也具有双重标准。推理的形式是什么?金月霖编辑的《形式逻辑》的观点值得参考。该书指出,“推导形式是用概念变量或判断变量代替具体推理中的特定概念或特定判断结果;推理形式是由概念组成的一组由变量或判断变量组成的判断形式。这就是推理形式的定义,也就是推理形式的通用标准-普遍适用。

    在传统逻辑中,变量以形式语言表示。逻辑术语用自然语言表达。如果要问为什么古代中国逻辑不能发展半正式和系统的功能,那么它一定来自中国文化。最终的关注是找到根本原因。我为此写了一篇特别的文章。

    IV。备注:为了捍卫“中国西部”的“合法性”,我们也应该回应“马文”的提议,根据西方解释,“应该完全放弃”。 “马文”的命题涉及一个问题:在对中国古代辩证法理论和逻辑的比较研究中,“按照西方解释”的解释方法是否具有“合法性”或合理性?本质上这就是逻辑是否存在。全人类都有问题。我的回答是。逻辑与其他科学一样,不同于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它拥有全人类,没有国籍。东西方之间没有区别,就像没有“西方几何”和“东方几何”或“西方物理学”一样。 “东方物理学”也是如此,并且“西方逻辑”和“东方逻辑”之间的区别无法建立。 “中国西部”的“合法性”基础与此有关。从西方引入逻辑之后,它逐渐成为现代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就像我说的那样,““西方逻辑”是一个仅具有历史意义而没有实际意义的概念。” [22]人们今天学习的逻辑,就其历史渊源而言就是“西方逻辑”;它的实际意义是作为计算机理论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全人类共享的逻辑,正是这种逻辑基于联合国的“纹理”作为七种基础科学之一,有些人更喜欢推论“西方”整个人类的帽子和普遍逻辑,他们认为这是异己和异端,这是从人类文明的外部,从外部世界到世界的,这是“义和团”的心态。早在西风时期,“西方逻辑”一词的翻译就花了很多钱,由严复,王国维和孙中山译为“著名学派”,“区分学派”和“法律”,从日本引进。关于“科学”的翻译,但人们发现没有翻译名称等于逻辑,最后不得不音译为“逻辑”。这表明中国文化根本没有创造出“逻辑”知识。否则,甚至找不到逻辑的自由翻译。按照什么说法,中国古代辩证法是逻辑的还是不逻辑的,不是逻辑的吗?它不是建立在“西方逻辑”的基础之上,是自封的,自称的,自吹自,的,自以为是的吗?因此,无论中国古代有逻辑理论还是中国古代无逻辑理论(“两个论点”),西方解释方法都是行之有效的。根据西方解释对“西方”一词的西方场景进行揭穿并解决其民族情结实际上是指逻辑。 “根据西方的解释”无非是对中国古代基于逻辑的论证理论的一种解释。在世界现代学术体系的框架内重新认识其重要性。两种理论之间的分歧不是在“根据”中,而是在“解释”中:正确的解释还是过度的解释? “根据西方解释的必然性质”,“马文”陷入了悖论:“被习近中抛弃”的主张被主张者驳回。《荀子正名》说:“歧视而不是及格,不加咒骂地推动全班;听文章,为了歧视而歧视。”

    “马文”对:的解释特别是“论证是最好的”,即逻辑理论中充分理由的思想。”作者还加了一句评论:“[0x9a8b]莱布尼茨的建议是要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根据“西方的解释”。论据是最好的,“家庭语言”是模糊和笼统的。如果不按照“西方逻辑”的充分理由来解释,如何更新其意义,提高其价值,以证明“中国”古代逻辑研究的逻辑规律?这也是一种典型的过度解读。充分理性法则是演绎逻辑的法则。只有演绎逻辑才有逻辑规律。所谓“决定就是理由”是在“推类”的语境中提出的。“推类”是类比推理、属或性推理,根本没有逻辑规律,把“为真理辩护”的思想称为“充分理性法思想”纯属牵强;所谓“[0x9a8b]条款在法律上的充分理由比莱布尼茨早一千年提出,但这是无稽之谈。”马文“还将古代著名辩手的其他言论解释为”直命题“、”假命题“、”择命题“、”命题形式“、”推理形式“、”假设连锁推理“、”两难推理“、”罪过法“、”逻辑规律“、”逻辑规律“、”等等,无论是正确的解释还是过度的解释,都是“按照西方的解释”,这些引述的概念中没有一个不是来自“西方逻辑”,没有一个是中国出土的文物。由此可以看出,如果不是以“西方解释”为基础,“马文”就不能确立中国古代有逻辑的论断,又怎能“完全抛弃”呢?一方面,高调的倡导者“应该完全放弃”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