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DRM数字版权管理数字出版的攻与守

    一方面,DRM的攻防体现了读者与数字内容提供商之间的利益平衡。另一方面,它反映了整个行业和整个社会对版权保护的认识和实施。

    什么是DRM数字版权管理

    自数字媒体时代以来,DRM(数字版权管理)数字版权管理是最常被提及的概念之一。该术语最初是由日本工程师Ryoichi Mori于1983年提出的,用于描述计算机软件循环保护技术。随着数字内容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内容发布者发行者,音乐制作者等越来越理解DRM的概念,并最终通过内容的有限分发和流通来获利。最大化的技术手段。专门针对数字出版电子书应用程序,DRM技术功能主要用于限制用户复制,打印和共享内容,从而确保版权所有者和出版者的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DRM早已超越了技术本身。因此,今天,当我们谈论DRM时,我们通常从三个不同的维度来解释这个概念:法律,技术和商业。

    国际DRM技术简介

    我们最常见,最简单的DRM技术是Watermark。水印通常在整本书中使用,以标记版权信息,出版商信息,发行渠道信息,甚至原始购买/用户信息。这些水印保留在内容的整个发行过程中,如果被非法使用,则应清楚地表达。当然,这种主要的DRM措施仅用于警告和跟踪目的,不能有效地防止发布非法复制的内容。

    实际上,真正基于“技术”的DRM从与数字出版内容集成之日起就与电子书格式密不可分。随着电子书格式的不断发展和统一,国际出版业采用的DRM技术解决方案也随着这种发展趋势而发展。众所周知,国际主流电子书格式主要是 Mobi,ePub和PDF三种。近年来,流行的移动阅读设备增强了这四种格式的主导地位。如上所述,为了匹配三种主要的数字发布格式,Adobe,Apple,Barnes&Noble和Amazon分别开发了相应的DRM技术解决方案:

    特别是,由于格式的限制,三种DRM技术是不兼容的。例如,由Adobe DRM管理的文件无法打开以在Kindle设备或阅读器上阅读。

    除了上述DRM技术以外,我们最常使用的Microsoft系统还开发了专有的Microsoft Reader DRM技术。该技术分为三个级别:第一个级别仅保护内容的不变更改,第二个级别通过对整个内容加水印来限制产品的流通,而第三个级别则通过加密来保护终端设备上的Microsoft系统下载已购买的购买内容,购买者只能通过输入密码在本地计算机上进行读取,从而消除了重新传播和复制的可能性。

    DRM技术进入2010年所谓的“移动数字阅读”的第一年,进入了客户需求的新时代。具有远程控制,这意味着发布者或版权所有者可以远程访问客户。阅读终端修改内容的阅读许可。亚马逊2008年决议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例子。当时,亚马逊使用网络DRM技术读取了读者在其Kindle上为不可读处理所支付的《动物庄园》书,并将购买价退还给了读者。原因是该书的电子版欺骗了亚马逊。如果拥有制作和发行电子版本的权利,则将图书的电子版本放在亚马逊平台上,以供读者购买和下载。在这种情况下,DRM不仅承担着数字版权管理的角色,而且还成为保护版权的利剑。与纸质书相比,盗版书的流通几乎没有无奈。使用数字版权技术打击盗版更为有效。

    DRM和数字出版业务模型

    对于发布者,DRM是双向的。它可以是“ shoud”,以防止内容被加密非法使用。也可以将其“攻击”为,以确保通过合理的授权措施(例如购买和应用)合理地充分使用内容。目前,全球DRM技术的开发水平可以实现相同的内容,响应不同客户的不同使用需求,随时更改授权内容,控制授权时间限制,设置免费浏览内容,建立个性化的消费模式并建立多种支付方式。丰富的功能。从这个角度来看,DRM已经超越了技术本身,并实现了数字出版的商业利润模型

    如果简化当前所有的数字出版业务模型,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所谓的业务模型通常在以下两个问题上具有不同的选择和不同的组合:

    不难发现,发布商的数字产品盈利能力隐藏在这两个看似基本的问题中。印刷权和复制权意味着对发行权的控制。规则的比例和数量意味着您需要使用内容。付出的代价。而所有这些的实现,都需要依靠DRM程序和技术才能实现到消费过程中。从这个角度来看,DRM摆脱了技术定位,因此上升到了业务模型的水平。

    我们可以用amazon kindle的例子来看看drm技术对商业模式发展的影响。早在2007年推出Kindle时,用户代码中就有这样的表述:“通过Kindle购买的电子书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复制给他人,也不能在其他支持阅读的设备上复制。”2009年,Kindle电子书的版本更新为“亲爱的客户,通过您在亚马逊的成功支付,我们在此保证您将永久且非独家拥有Kindle和亚马逊合法授权的其他服务设备。由于拥有无限的阅读、使用和播放权利,上述权利仅限于您的个人和非商业用途。”2010年12月30日,亚马逊明确宣布,将允许客户通过Kindle设备相互借阅书籍。这种似乎以客户需求为基础的电子书内容商业营销模式,是随着其背后drm技术的更新而发展起来的。早期,由于drm技术的不成熟和不完善,亚马逊无法保证其提供的数字出版物的加密系统不会通过技术手段非法复制和分发。因此,在“用户代码”中有明确说明。这样,未经授权使用的责任就交给了最终用户一方,用户就免于承担责任,以避免将来版权人之间发生纠纷。如今,drm技术已经改进、完善、灵活,甚至立即改变了kindle上各种格式的内容保护方法。因此,亚马逊看到了我们之间Kindle的大胆增长。相互借鉴的商业模式。与此同时,亚马逊在图片、音频和视频的数字版权管理技术上实现了飞跃,这是亚马逊采用订阅业务模式对电子杂志、报纸、博客等多媒体表现形式的数字出版内容进行开放式营销的基础。从该示例可以看出,DRM技术和业务模型是相辅相成的。业务模型的开发基于技术水平,从而推动了业务模型的需求。

    当然,DRM技术不仅反映在内容使用的定义中,而且它的出现还创建了另一个开放且可控制的业务模型。以Springer针对图书馆的数字出版物营销方法为例。图书馆为所提供的数字出版物付费后,学校的学生可以通过DRM技术在校园LAN上免费获得学生身份。这些书的数字内容。通过这种相对开放的访问方法,Springer的数字出版物的下载量在2009年增加了33%,从而培养了学生客户和潜在专业用户的认可度和忠诚度,这无疑是销售。市场不是成功尝试的错误。至于在不久的将来许多出版商正在讨论的电子书租金消费模型,它基于DRM技术可以读取内容并控制时间的绝对信心。 2011年,亚马逊率先在美国提供Kindle电子书租赁业务。它不仅实现了与商业出版社的共同利益,而且还将实体书的读者体验返回给最终读者,从而实现了出版历史的螺旋式增长。在不影响读者的租赁体验的同时,从上一期发行人/发行人到内容提供商本身的租金寻求利润者为行业带来了新的利润点。

    在整个全球出版行业中,可以通过DRM实现的主流电子书业务模型如下:

    DRM是网络与计算机之间的便利(复制,传输)和人类共享性质之间的游戏产物。在数字出版世界中,版权使用的绝对自由意味着丧失自由甚至价值。 DRM技术的中和使我们能够在两者之间找到实际的平衡。从现象学的角度来看,DRM使发布者可以在数字时代实现版权保护的商业模式。从长远来看,它保证了我们行业在数字时代的生存和发展。

    与DRM相关的国际法律法规

    作为一种中立的技术手段,DRM的实施和判断是对现有版权相关保护法的补充。 DRM技术定义和管理版权的所有方式必须在法律框架内执行。通过商业模式的培育和技术手段的保护,法律规定中对数字版权的严格定义已成为最基本的实现和体现,而不再仅仅是一个空洞且不可控制的道德约束标准。

    目前,在国际法律舞台上有四项法律定义和澄清了DRM:

    一方面,上述法律法规通过技术手段保证了数字数字保护的合法性,另一方面,进一步明确和限制了保护范围,保护的社会公益性和企业竞争的平等性。可以说,数字出版业务的盈利模式和技术实施权限已经被划定。

    关于DRM的争议

    在快速发展时期的数字出版行业中,任何模型都是不确定的,对无限更新的技术和阅读方法的需求一直在引起人们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DRM的概念也受到少数出版商的反对。少数出版商对其数字出版物进行“无DRM”处理,包括以出版计算机书籍而闻名的著名O'Reilly Press和Microsoft子公司Microsoft Press。 )和老式的经典出版商Pan-McMillan UK。

    当谈到反对声音时,我不得不提到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在2007年出版的音乐界公开信《 DRM is Dead》。在这封公开信中,乔布斯通过了一系列涉及的硬件。对销售,唱片购买,反盗版DRM技术开发成本和在线免费下载音乐的数据进行数据分析,提倡所有音乐作者放弃对数字音乐的DRM限制。这封信发布一年后,全球最大的数字音乐下载量iTunes商店上售出/下载的100亿音乐作品取消了DRM限制。

    受音乐产业“后数字版权管理时代”的影响,2009年举行的法兰克福书展“是否有必要将所有纸质图书数字化?”在主题论坛上,布卢姆斯伯里出版社执行董事查德查金明确表示,“任何数字版权保护都是无效的,技术黑客总是有办法突破保护。在这种情况下,出版商只是尽最大努力关注如何促进销售,而不是消极保护。另一组反对数字版权管理的出版商认为,取消数字版权管理限制可以让更多的读者获得作品,这对品牌和作者都有利。为了抵消开放式数字版权管理带来的销量下滑,可以采取不受数字版权管理限制的提高电子出版物销售价格的方式来应对盈利压力。一些在亚马逊上销售kindle电子书的出版商已经将drm免费变成了一种常规的营销工具。通常,这种营销方法适用于多卷/丛书。为了吸引尽可能多的读者,他们通常把这类书籍的第一本定为“免DRM+零付费”。在建立稳定的读者群后,该系列图书将恢复DRM保护和合理的购买价格。在drm技术的帮助下,“免费”模式的成功应用为出版商挖掘了大量潜在的反drm声音。在2011年由200多家法国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反数字版权管理公开信》中提到,由于使用数字版权管理的影响,他们将“反数字版权管理”所属的2万多本电子书。顾客对购买的数字出版物的完全所有权,从根本上抛弃了对读者个性的信任,影响了整个数字出版业的正常发展。他们表示,宁愿利用数字水印、版权教育和社会道德约束等手段,灵活保护自己作品的数字版权,也不愿在技术干扰下简单地弹出“禁止复制、共享”等标签,这会损害用户的整体阅读体验。不管这一论点是否为大家所接受,作者认为,在经历了DRM技术保护商业利益和知识产权的僵化发展阶段之后,随着数字阅读受众的增加和社会思想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应该一定要从深厚的客户体验中考虑DRM的下一个发展趋势,以实现利润,版权保护,客户认可度等方面的全面提高,最终实现数字出版产业链的健康发展。

    drm是一个三个字的缩写,它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数字出版的特点、优势和挑战。数字代表了这个出版时代的特点,权利代表了版权核心资产在数字出版语境中的主导地位。管理代表了数字出版从业者控制整个版式的需求和愿望。无论是技术解释、商务解释还是法律解释,drm概念的外延和内涵都将随着行业的发展和读者的需求而不断变化。一方面,drm的攻防体现了读者与数字内容提供商之间的利益平衡。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整个行业和全社会对版权保护的认识和落实情况。在纸质图书的世界里,我们可能有这样的理由对盗版现象和商业模式的简化束手无策。然而,在数字出版时代,我们必须把drm的概念贯穿于整个发展过程中。在保持数字出版物内容灵活性的同时,版权可以得到妥善管理和严格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