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从保鲜膜事件看公共政策与国际接轨

    连日来,在国内发生的麻木公共安全事件中,“pvc食品保鲜膜”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本报首先独家披露,“PVC食品保鲜膜中的有害物质容易沉淀,随着食品进入人体,它对人体有致癌作用!”这一报道立即引起社会对pvc保鲜膜危害性的关注。上海市质监局迅速表态,将对上海超市使用pvc保鲜膜情况进行全面抽查,同时对pvc保鲜膜的安全性进行检查。

    测试。

    消息迅速传开。在卫生部所在的北京,市场和相关部门的关注度迅速提高。从目前情况看,“pvc食品保鲜膜”已经演变成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共安全事件。

    首先,从技术角度看,pvc保鲜膜有害吗?据北京塑料研究所的一位工程师说,聚氯乙烯本身作为食品包装材料是安全的,但加热时可能会有危险。由于pvc是硬塑料,为了将其拉成透明柔软的保鲜膜,必须添加大量的增塑剂,主要是乙基己胺(deha)。塑化剂在加热环境中容易释放,并渗透到食品中。DEHA可干扰人体内分泌,引起女性乳腺癌、新生儿先天性缺陷、男性精子数量减少,甚至引发精神疾病。

    正因为如此,欧洲早在1992年就禁止使用聚氯乙烯作为食品包装材料。日本在2000年也禁止使用pvc食品包装。根据世界包装组织理事会的公告,目前美国、日本、新加坡、韩国和欧洲国家已全面禁止使用聚氯乙烯包装材料。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PVC食品包装仍在中国市场上广泛使用?为了探索这个答案,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目前的一些国家卫生标准已经过时。据了解,中国现行的国际卫生标准是1988年制定的。自那时起实施的《食品包装用聚氯乙烯成型品卫生标准》和1994年实施的《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聚氯乙烯树脂卫生标准》认识到PVC可以用作食品包装材料,包括保鲜膜。

    问题似乎很清楚。我们的公共政策调整没有跟上,也没有及时调整。当某些发达国家由于潜在的安全隐患而停止使用PVC保鲜膜时,我们忽略了相关信息,或者我们不够挑剔,因此我们的公共政策出现了差距。在这件事上,我们与他人之间的差距是5到13年。

    这是公共政策的失败吗?这可能太过尖锐,但是如果您看不到它,则可能找不到问题,并且很难真正改善。两年前,席卷全国的SARS流行病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如果我们过去没有意识到公共安全的重要性,并且不了解公共政策对实现公共管理的重要性,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意识到已经支付了学费。

    但是,从一些媒体的报道来看,在这个问题上,一些部门仍然不能忍受这三个问题,不久他们就拒绝了“拒绝”。

    在一个日益强调公共服务的社会中,在公共政策承担越来越大的责任的社会中,在人们对公共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的社会中,“拒绝”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只会导致更大的问题。

    客观地说,由于国内公共政策和公共服务正在逐步完善,面对一些过去没有遇到的问题,犯一些错误是正常的。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错误。但必须明确的是,我们必须以更现实的态度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堵塞漏洞,避免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

    就pvc保鲜膜而言,至少有两点值得改进。一是公共政策制定存在问题。我们的食品安全标准应该随着人们的认知能力和时代的要求而变化。在这方面,我们要遵循先进的标准。有一些例子值得学习,我们只需要主动与国际社会联系。公共政策也要与时俱进。

    二是公共政策执行存在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公共政策的实施过程实际上就是政府实施公共管理的过程。管理包括服务和监管。公共政策的实施包括行业管理或市场管理。现实中,各地还存在不少问题。

    希望这次PVC包装膜活动能成为一件坏事,开好局,引导各方在制定和实施公共政策上朝着更加顺应时代、更加高效、更加以人为本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