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专家指出降解塑料危害更严重

    手持的一次性泡沫塑料午餐盒不像以前那样白。盒子底部的“可降解塑料”大字可清楚地区分。

    “白色污染”真的是可降解的塑料吗?使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是否意味着更环保?

    专家的答案显然有点令人惊讶:可降解塑料甚至更具危害性!

    在2004年健康产业与生命科学高级论坛上,上海市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会长郑华兴先生以非常积极的态度否认了可降解塑料。郑先生说,目前上海市场上有两种可降解的塑料便当盒。一种是所谓的光降解,即在原始聚合物塑料中添加一定比例的光敏剂,或在表面添加碳酸钙和滑石粉。另一种是生物降解,即在塑料原料中添加淀粉或偶联剂。由于塑料是聚合物材料,因此永远无法像植物纤维一样还原为二氧化碳和水。降解的塑料仍与土壤结合,减少了土壤微生物,导致土壤固结,荒漠化和农作物减产。归根结底,可降解塑料实际上只会使塑料老化或破裂,提前粉化,肉眼看不见,最多只能减少视觉污染。值得注意的是,使用该产品会导致严重后果,这是不容忽视的,也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塑料午餐盒和其他产品中添加的碳酸钙和滑石粉将保留在食物中,消费者食用后会产生肾结石。目前,一些发达国家,例如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不再主张生产和使用一次性可降解塑料。

    据统计,上海每年消费25亿只一次性泡沫塑料餐具。如果用所有可降解的塑料餐具代替“白色污染”,结果将是“新瓶装旧葡萄酒”。

    “不增白”的关键是创造环保替代品。郑先生说,在1990年代初期,在中国开发和生产了由天然植物纤维制成的纸浆和餐具,例如甘蔗,芦苇,大米和麦草。在使用过程中,它可以抵抗120°C的高温油以及100°C的热水。一小时没有泄漏。使用后,可将再生纸回收。垃圾填埋场可以变成有机肥料,变成二氧化碳和水,被还原为自然,不会污染环境。

    但是,由于纸浆餐具的成本比一次性泡沫塑料餐具的成本高得多,因此它比可降解塑料餐具的成本高得多,这使得该产品对国家和人民更加环保,更不用说了。称为可降解塑料。钻了一个洞。

    郑华兴希望,媒体将更多地谈论真正环保和可资源重复使用的产品,为上海的城市环境以及市民的健康和福祉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