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中国出版集团产业转型在创新中寻求发展

    从象山到黄山,从长江三峡到冰雪地区……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一直在努力的象山论坛在改革和发展的脉搏中引起共鸣。出版业。 12月15日至17日,由中国出版集团和黑龙江出版集团共同主办的第六届象山论坛暨亚布力峰会在齐白雪滑雪胜地亚布力举行。在过去的三天中,出版业的50多个精英聚集了新思想和新思想,他们就产业转型和出版创新这一主题进行了碰撞和交流。

    转型:摆脱束缚,开拓新视野

    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将第一次把文化发展置于国家战略的高度。文化产业的发展目标更加宏大,发展任务更加艰巨,改革进程将更加彻底,整个出版业的转型已作为政治任务摆在我们面前,文化任务和经济任务。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谭跃认为,未来五年出版业的发展将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行业将发生深刻而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来自体制机制的大胆创新,资本实力的深远影响以及新兴技术的强大挑战。这三者将共同推动出版业的转型。

    转型不是抛弃所有传统事物,而是开始新的事物。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副总裁刘伯根认为,出版业的转型不是突然的转型,而是转型导向的转型。转型不是转折点,而是转折之路。转型不等于数字转型,而是全面转型。 “转型的目的是消除束缚出版业生产力的滞后因素,消除绊脚石,开辟新的视野。”他认为,传统出版尊重并承载文化,追求并观看书籍的质量,并强调和重视社会责任。这些都有利于出版效率的发展。它们不能被抛弃,而必须被继承和发扬。发布的转变已经转向了变得更强大,更大,更好和更快的道路和方法。转向制约出版改革与发展的体制机制;转向对管理出版业发展的法律的传统理解;文化遗产的最终目标。 “新格式不仅是数字出版,而且是涉及机构,文化,发展模式和产业结构等多个要素的全面转型。”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刘建伟在简要回顾国有企业改革进程后说,出版企业改革的总体趋势是实现股权多元化。他认为,如果没有股权多元化支持的企业决策体系和就业体系,先锋队和主力部队的下一步转型是否能够持续下去,就可以继续在激烈和日益开放的社会中承担企业责任和社会。文化市场。责任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作为一家已经转变为市场的公司,我们只能继续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发展。我们没有回头路可走的步伐。”刘建宇说。

    “只有通过转型,我们才能实现未来。”山西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祁峰认为,中国的出版业面临适应政策环境,技术环境和全球环境的调整时期。转型具有鲜明的时代和紧迫性。性,也越来越成为出版单位生存和发展的主要动力。中国出版业在短短十年间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已成为世界出版大国。如果没有体制改革,也没有市场经济,中国出版业就不可能实现如此快速的增长。这是变革的奇迹。

    创新:转型和发展的重要动力

    如何充分发挥出版集团的资源优势,更好地为读者服务?如何发挥资金和机构力量,顺利实现产业转型?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斌认为,只要牢牢把握行业创新,传统出版业仍然可以取得惊人的成绩。目前,凤凰出版集团主营业务利润占总利润的70%,主营业务收入占销售收入的近90%。 “今天,没有人说凤凰集团是一个房地产集团,而是一家以文化产业为核心,责任感和使命感的文化企业。”从凤凰集团的成功经验出发,他总结了主营业务通过滚雪球上升。理顺主业,创新主业,壮大主业的转型模式。

    “传统产业是财富,而不是负担。”三联书店总经理范西安,人民音乐出版社社长吴斌和中华书局副主编顾庆对中国有深刻的见解。出版社的转型。范西安认为,创新在转型过程中具有三个作用:观念创新是转型的基本前提。思想和观念上没有创新,转型非常痛苦。机制创新是变革的动力;生产方法的创新是成功转型的重要指标。三联书店今年主营业务收入达到1.9亿元。这些年来的发展主要得益于创新。

    吴斌谈到了出版社的三件事和三件事。三不意味着:改变观念和观念,对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准确定位市场;以科技创新为动力,占据制高点。三不做的事情是:转型不放弃过去,毕竟是传统的出版企业;不收敛不要过度扩展,必须尽力而为,否则会带来很大的风险。他说,在“十二五”期间,重点是思想观念和内容的转变以及多元化道路。

    顾青在谈到传统专业出版社的转型时,提出传统职业出版社的转型必须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为基础。他说,他越来越愿意从传统中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作为传统,专业,古籍的出版社,出版高质量的传统文化书籍是中华书局的有力品牌。编辑和处理古籍的能力是中华书局的核心竞争力。中华书局的转型包括:努力由专业的古籍出版社向现代文化企业转型;从服务专业学者市场向大众出版转变;从纸质出版到全媒体出版。

    数字化:推动传统出版业

    新技术是刺激工业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数字化是论坛中讨论转型的每个人都非常关心的话题。黑龙江出版集团董事长李久军认为,在当今的信息化中,我们必须承认,人们的阅读需求已被低成本的零碎内容和实时内容所填补,而高成本的系统内容已被迅速挤出,数字化通道。不可替代性正在巩固和加强。他说,该小组正在转变为数字化,与运营商,广播电台,电视台和网络电台合作,努力实现文学,声音,视觉和视觉方面的发展,突出内容的移动价值和多重价值,同时探索突破性的内容。内容提供商。该局地位有限,建设在线教育平台,便捷发布平台,农民书店网络平台,普通话培训和测试平台,韩文和韩文发布资源平台。

    中国大百科全书社社长巩力提出了将数字资产作为转化和依赖的重要资源的构想。她认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数字资产一直是出版业的战略资产。 “数字资产的社会竞争已经达到了高潮。从传统出版的角度来看,我们正处于关键的过渡时期。我们必须寻求突破,寻求跨越式发展。如果我们不选择良性资产,就没有坚实的基础。转型和创新,”巩俐说。

    黑龙江出版集团副总经理于小贝认为,出版业的未来将不取决于起点,而取决于转折点,取决于转折点,取决于过渡时期的成功者,谁。它将站在未来行业的制高点,谁是未来最强大的参与者。法律出版社社长黄伟提出,数字出版是专业出版转型的主要手段。从出版社的微观角度,他谈到了有关法律出版社数字出版和出版转型的一些想法。 “传统出版业必须头脑清晰,坚定,并维护传统出版。其次,我们必须在传统出版的基础上,采取有效措施,利用数字出版的战略布局功能,并尽一切可能探索和增强传统出版业。传统出版的质量和功效,传统出版和现代出版传播都具有更好的内容,更高的价值和更强大的功能;第三,要做好现有出版资源的转化和利用,为数字出版产品的快速产生创造条件,并促进传统出版和新型出版。出版物是相互驱动的。”黄说。

    现场声音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从2006年到2010年,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举办了五届“象山论坛”。前五届会议收到了业界同事的积极回应。论坛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和坦率的交流,为出版业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财富。业界以外的媒体非常关注这个论坛,并且每年都有很多报道和讨论。论坛组委会还出版了“香山论坛”的五集,反应热烈。

    本届“香山论坛亚布力峰会”的主题是“产业转型与出版创新”。如何充分发挥出版集团的资源优势,更好地为读者服务;如何发挥资金和机构力量,顺利实现产业转型;如何深化改革,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都值得深入探讨。问题。

    凤凰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斌:从滚雪球看出版业的创新发展:滚雪球必须有核心支撑;滚雪球必须有核心支撑。选择下雪的地方打雪仗,选择发展方向非常重要;太湿或太干的雪都不适合打雪仗。积雪太湿意味着应谨慎进入与传统出版同质化的领域;太干燥的积雪意味着与主要业务完全无关的领域无法参与,即使它正在赚钱;滚雪球不能贪婪;滚动水平并使雪球越来越大;滚雪球时,要注意前方是否有障碍物,即风险控制问题。通过对现代企业制度的管理,加强风险管理和控制,将投资风险和决策风险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并将其降低到最小;雪球应该从高到低滚动,越陡峭越好。出版业的起点很高。必须利用这种情况并利用政策或环境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斜坡的长度足以帮助滚雪球,也就是说,存在持续发展的空间。

    黑龙江出版集团董事长李九军:目前,我国出版业面临的形势与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不同。一方面,十七届六中全会将文化产业推向一个新阶段,政策支持将继续增加,社会资金将陆续引入,人才队伍将不断丰富,市场化。机遇将大量涌现,发展环境将是前所未有的。另一方面,市场开放加剧了竞争,传统产业结构正面临新的调整。年轻人仍然稀缺,尤其是信息爆炸带来了极大的震惊。增加了沟通渠道,改变了阅读习惯,并像海啸一样破碎。负责任,使命,面对机遇和挑战,我们应该如何实现“产业转型与出版创新”?出版业如何寻找新事物,寻求差异,寻求变化并开辟独特的发展道路?这是当前每个发布者都面临的主要问题。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刘建伟:出版企业改革的总体趋势是实现股权多元化。改革的下一步需要深入系统,并需要在企业发展的基础上进行全面评估。对于大型出版集团,可以通过上市来实现股权多元化。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出版公司都能公开上市,上市并不是企业发展的目标。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也可以通过股权多元化引入战略投资,以便企业可以更清晰地定义其发展方向。

    我们选择了市场经济体制,我们必须改变经济增长方式。我们已经转变为企业进入市场的市场。作为一家已经转变为市场的公司,我们只能继续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发展。我们没有回头路。没有逃生路线。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副总裁刘伯根:转型将对出版业产生重大,深刻和持续的影响。现有的产业结构将被颠覆,新的格局将在不久的将来逐步形成。出版业作为文化的核心产业,一直是人民不可缺少的精神家园。在新时期,党中央提出,包括出版业在内的文化产业应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这就要求出版业不仅要定位文化家园建设,而且要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要迅速发展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成为国家经济转型的生命力。转型后,出版集团将更多地通过资本手段实施其发展战略。合并重组将逐渐成为影响产业结构的主流模式。随着跨行业的完成和一些重点企业的多元化发展,将发布全流通和全覆盖。生产和流通系统有望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