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中国当代艺术中的物与人文精神

    艺术家的创造性思维是基于对社会现实的关注。社会现实在广义上包括个人现实和社会现实。辩证地,社会现实和个人现实是相互依存的,这意味着,当然,近年来,我们不难发现一些更加独立和创新的艺术家的作品,它们以一种新的姿态介入。在当代人的精神生活中,对您而言更重要的是将这种批评和质疑转变为“高效”和“健康”的人类精神。

    一,当代艺术实验过程中对历史感的责任

    长期以来一直用于指代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一词开始以新的含义出现。呈现给世界的艺术不再是现代艺术的代名词,因为当代艺术的定义不仅费时,而且我们也意识到它可以是象征性的甚至是意识形态的。

    隋建国的《地罡》在自然界中选择了石头,在石头上用钢焊接了网状的形状,然后将其放置在展示空间中,发现他的作品与某些类型的作品相似,但是如果分析他的作品,他会以一种独特的理解自然的方式表达当代人文精神。

    当现代人面对由钢筋束缚的这块石头时,似乎每个人都将成为束缚的石头。当将两个硬物体组合在一起时,艺术家首先对自然石材进行雕刻和抛光,然后使用钢筋焊接在石材上。艺术家没有使用钢筋来改变石材的外观,而是遵循了现有的石材。几何规则,顺势焊接形成结点,石和钢的结合,使材料本身的性能更加突出。

    另一位与隋建国的概念雕塑不同的艺术家将视线放在平坦的介质上,以现代的方式表达了他的古典感受。更准确地说,他将兴趣锁定在宣纸上。利用宣纸等纸质介质的渗透性,中国古典文化中的“空”概念被引入到水墨实验的创作过程中。他是梁漱。

    梁漱ming在大自然中获得了智慧,在生活中得到了启示。他将野外杂草的物理特性转化为堆积和粘贴的纸。这似乎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它影响深远。它用现代的方法描绘了中国人文主义思想的伟大境界。梁漱ming不是一个自高自大的艺术家。尽管他的作品中没有看到现实社会的迹象,但他以警惕的姿势站在当代艺术范式的前面。

    梁漱的作品是浅褐色和棕色,纸的宽度不同。它们以拼凑的方式堆叠在一起。他们大多数人安静而影响深远。他们站在中国书画艺术的边界,重新审视书画艺术的发展。如果这条线代表了中国书画艺术,那么梁朔的艺术实验中的线性音符也是这种代表的延续。无论是头脑还是身体,他都可以悠闲地漫步。

    第二,自我修养下的人文精神

    人们之所以成为人类,是因为人们拥有文化,文化是人类的创造和人类的自我认同。在生产方式上,有狩猎文化,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当我们创建此类文化时,我们将孕育出一系列人文情感,并投射在该文化上,并随着时间的流逝形成一种文化精神或人文精神,然后在当代社会中。产生了当代人文精神。

    杨新光的艺术创作以木材,石材,沙子和其他材料为材料。当我看到作品《钩子》时,并没有被强烈的视觉冲击所吸引,但是却被质疑的态度所吸引。作品《钩子》选择了一些略呈V形的树枝进行雕刻和悬挂,并将它们悬挂在展厅的角落。树枝被打磨得圆润,光滑,但突出了木头上方原始的树sh。树皮的底部留有一些树皮。钩尖锐利,粗糙且精细。钝和锋利的边缘相互补充。事物的这种重新创造是感性的和内向的,释放事物的本质并使其升华。这里的升华是对真实环境的关心,自然事物被换成了人文科学。

    我们的社会是复杂而瞬息万变的。来自不同时代背景的物质媒介和技术手段也不同。在信息时代的指导下,新媒体不仅展示了与时俱进的重要性,而且展示了新媒体的人文魅力。

    第三,想想最好的用途

    《物尽其用》它是超大型装置,由艺术家宋冬的母亲赵向元在50多年的时间内积累的数以万计的日用品组成。有肥皂,牙膏,床上用品,鞋袜,厨房用具,袋子等,10,000多种物品是母亲的“家”,他们经历了岁月的变迁。

    当我们查看聚集在一起的对象时,不难发现这些不相关的对象之间存在共同的“客观性”。换句话说,尽管这些项目属于不同的类别并且具有不同的功能,但是这些项目要服从某种概念并被整合到客观存在中。发现这些物品具有视觉“实质性”。无论是视觉体验的“实质性”还是社会叙事的实质性,他都是客观存在的。社会和政治制度的变化以及社会和经济制度的变化,使一代人的心深深地烙上了“一切都用尽一切”的烙印。《物尽其用》展览不是杜尚“现成产品”概念的简单应用。最好的用法是中国人对待事物的态度。赵香园的有意识积累是当时大环境的逃逸。呈现为一个时代的集体意识,一个时代的个人意识。

    四,结论

    北宋少嵩《观物篇》:“有了事物,事物,自然,我也看到事物,爱了。性与公共,性是部分而黑暗的。”“如果我是爱,爱是隐藏的,掩盖是微弱的,由于物质的本质,自然就是上帝,上帝是明确的。”当我们看到这样的观点时,我们会突然变得越来越开放。在艺术创作中对事物的使用和思考应该使事物成为主体,而不是屈服于物体,并且将观念强加于事物的属性以产生某些视觉属性。

    在这些艺术风格中,无论使用哪种媒体,都与“事物”形式的存在有关。在当前时代背景下,它反映了不同种类,不同层次的人文精神。作为艺术创作过程中的一种必要形式,我们努力前进。对各种媒体的关注和时代精神是彼此分离和相互补充。当我们创作作品或观看作品时,我们会将思想,对象和时代精神整合到无意识之中。从所谓的客体到主题,我们体验着共鸣的艺术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