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文学理论实践教学研究

    随着电视和互联网等现代媒体的繁荣,文学逐渐被边缘化。随着文学热的衰落,以文学为研究对象的文学理论逐渐流行。 “文学已死”和“文学理论已死”的声音层出不穷。曾经属于文学的时代早已过去。如果说文学和文学理论还活着,占一英亩,占三部分,恐怕只有主要大学的中文系才有。人们只有在这里谈论文学,讨论文学理论,通过文学来思考人们的真实境遇,并通过理论来反思他们的生活的真正意义。但是由于传统的“边干边学”的传统思想等的影响,人们现在将阅读视为找到工作的捷径,因此,管理,经济学,会计,房地产.这些学科与现实和金钱密切相关,已经成为人们的新宠。高校自然会忽略诸如“无用”学习的文学和文学理论。

    1.注重阅读文章,进行课堂互动,培养理论思维

    文本细读是英美新批评家在20世纪文学批评实践中提出的重要批评策略。这是一个外部因素,旨在将先前的文献研究从作者的生活,社会心理学,历史文化和意识形态中排除。专注于文学本体的内部研究。所谓文本阅读,是指要求读者从细节入手,探索别人所不注意的细微地方,认真探索和探索诗歌语言和结构的独特性,并找出其用途。诗歌通过修辞方法形成的单个或整体图像的深层含义,例如隐喻,象征主义,悖论,反讽和歧义。尽管新批评的文本是针对诗歌的欣赏,但无疑是阅读其他文学文本的重要参考。在新的批评之后,精细的阅读方法已经成为一种非常重要的阅读方式。作为一种文学批评实践,近距离阅读方法对文学理论教学具有重要意义。文学理论教学必须摆脱以往的理论与文学文本脱节的尴尬境地,必须注意经典文学文本的精读。这是扩大学生视野和思维的必要部分。众所周知,经典是人类悠久历史中智慧的沉淀,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对提高学生的人文素养和理论反思能力具有重要意义。正如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所说:“经典作品是具有特殊影响力的书籍。他们要么以一种被遗忘的方式打动我们的想像力,要么伪装成深记忆中的个人或集体无意识。“

    可以看出,通过近距离阅读经典文本,可以从本质上提高学生的自我思考能力和怀疑能力,可以培养独立思考和反思的能力,即文学文本和理论问题可以得到解决。我不再跟随权威的评估和解释,而是阅读文学,体验接触文学,进入理论,形成自己的理解和反思的生活。通过仔细阅读课文,学生将有话要说,并将在课堂上保持活跃。例如,在文学话语和属性的教学中,我们安排学生在上课前找到他们喜欢的经典文本,以便仔细阅读,然后在课堂上交换他们对文学话语属性的理解。

    仔细阅读经典著作,使学生能够调动自己的生活经验,用心灵感受作品,并与文本,作者和世界充分沟通和交流,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阅读体验并产生独特的见解文学。它对文学理论教学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我们的文学理论教学不是基于对文学作品的深刻理解,那么教学将成为僵尸的典范。在扼杀文学理论的生命力的同时,它也使学生讨厌这门课程。事实还表明,教师的故事无论如何也不能代替学生在阅读文字方面的微妙的精神和情感体验。因此,在文学理论教学中,教师可以在上课前打开相关的经典著作,让学生细读,发掘自己的感受,并在课堂上用围绕相关文学理论的思想表达意见。学会思考问题,并通过文本细读给出结论,而不是接受他人的现成结论。

    其次,注意文学现象,开始课堂讨论,拓宽理论视野

    该理论既不是抽象的形而上学的隐喻,也不是空心的语言游戏,但它应与现实紧密相关。在中西文学理论发展的整个历史中,文学理论从来都不是口号,而是伴随着时代的文学现象和文学实践。在先秦时期,孔子的《兴观群》说,孟子的“知世”可以说是当时人们的看法。在魏晋时期,随着“文学自觉”时代的到来,文学理论逐渐兴旺起来,产生了专门的文学理论作品,例如钟R的《诗品》,陆继的《文赋》和刘炜的《文心雕龙》。文学的繁荣催生了理论的繁荣。唐诗和宋诗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关于诗的理论层出不穷。

    为了突出文学理论的时代,增强学生对文学理论的兴趣,扩大理论视野,密切关注当前的文学现象,实时课堂讨论是一种很好的教学方法。通过课堂讨论,学生可以充分参与课堂,积极思考并表达意见。作者在文学理论教学中进行了多次课堂讨论,效果很好。讨论的前一周,老师向学生介绍了文学理论或某些文学现象的最新话题。学生们在课后收集资料,并写下这些问题。因为这是一种发生在自己生活中的文学现象,所以学生自然很感兴趣,思维深刻,观点清晰。

    第三,从文字和理论出发,突出文学特色,绽放理论魅力

    文学性是20世纪俄国形式主义文论提出的文学独特性概念。它揭示了文学作为文学的特征,即文学语言不同于日常语言追求陌生化,使文学语言充满张力,使人着迷。然而,随着20世纪语言学理论的蓬勃发展及其在各个学科的广泛应用,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文学性不是文学的专利,文学理论的文学性不言而喻。由于文学理论本身可以以多种形式充分表现出来,柏拉图以对话的形式阐释他的文学思想,康德以逻辑分析的方式表达了文学是一种“自由游戏”的文学思想,西晋陆机发表论文,比利时的卡佩克以小说的形式诠释诗歌。它既不是毫无根据的虚构或想象,也不是简单的事实陈述,而是事实加上联想。这说明深刻的理论可以用文学语言来表达。事实证明,理论可以用诗歌语言来表达,甚至可以说理论应该是理性思维的诗歌表达。看唐代《四公图》[0x9a8b]对不同文体的论述:纤维是“集水,彭彭元春”。美丽而深邃的山谷,时不时见到美丽的人们。桃树,风和日丽的海滨。柳荫路弯弯曲曲,流莹旁。你乘得越多,你就越真实。如果它不持久,它将是新的与过去。平静是“青翠的冷杉野宅,夕阳清澈”。脱下毛巾,独自行走,不时听到鸟鸣。如果鹅不来,儿子就要去远行。想得不远,如果是终身的。海风,蓝天,夜珠月明。如果有好消息,就过河。读这样一种诗意的语言令人陶醉。它把语言的生动形象与深刻的思辨结合起来。它可以用优美的语言感染人们,但同时也可以发人深省。它使读者在审美快感中了解到细腻沉稳的艺术风格。令人印象深刻,难忘。既然文学理论本身可以用文学语言来表达,那么为什么文学理论教学应该受到教科书的束缚,只关注理论而忽略文学性呢?当然,纯理论教学具有形而上的气质和强大的动力。但是由于文学文本的原因,很容易显得虚弱。

    简而言之,仅具有理论性且不涉及文学文本的文学理论教学必须是无聊和空洞的。因此,教学中应有意识地避免纯粹的理论并排引用,纵横and,张三怎么说,李思如何思考,王悟如何解释,云雾笼罩,不仅学生会感到沮丧,呼吸困难,缓慢上帝,老师们自己感到无聊。通过文本阅读与交流,课堂讨论和其他实践教学环节的实践,加强文学理论课堂教学主要学科之间的交流与对话,构建基于文学文本和理论的实践教学模式,使学生充分理解文学。在文字的基础上,自我思考,得出结论,真正易于理解,使文学理论教学成为文学和理论的有机结合,结合诗词和思想,不仅可以培养气质,而且可以启迪心灵。只有这样,文学理论课堂才能真正成为学生修筑精神家园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