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

  • 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喜剧美学探析

    在国外马克思主义美学中,西方马克思主义侧重于悲剧美学的研究,试图从悲剧中寻找哲学话语空间,并源于东欧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新马克思主义,注重喜剧美学。从喜剧的哲学分析中,我们找到了一条解决人类困境的途径,并想象了个人自由和解放的文化和政治想象。摘要本文着重论述了布达佩斯学派哲学家、美学家海勒和波兰哲学哲学家科扎科夫斯基对喜剧现象的异质性解读,并对柏格森的喜剧理论和喜剧进行了重构。捷克斯洛伐克杰出人类学家卡雷尔科西克的文学批评。这三位哲学家的喜剧美学在当代马克思主义美学中展示了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美学的独特性,重构了一种新型的人道主义喜剧美学。

    一、海勒对喜剧现象的异质性解读

    海勒是布达佩斯学派最杰出的哲学家,美学家和文学评论家,从卢卡奇的意识形态中获得了新的发展点。她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喜剧现象,并出版了许多著作。在1950年代,她专注于俄罗斯喜剧大师Gogol和她的女性观众的文学作品。 1960年,她在匈牙利的期刊《大世界》(NagyvUdg)上发表了论文《荒诞与距离》(“ sa distancia的Az Abszurditds”),讨论了瑞士剧作家Friedrich DUrrenmatt的荒谬策略和道德意义。在1979年的专着《情感理论》中,海勒在讨论资产阶级的情感悖论时谈到了喜剧与理性之间的现代关系。在资本主义时代,目的理性取代了价值理性,理性的决定性地位使喜剧成为现代艺术的重要风格。海勒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诞生之前,几乎没有喜剧。亚里士多德认为,小人们可笑,大人们可悲。但是在资本主义时代,喜剧不仅是对小人物的描述,而且是高尚的个性。海勒关心喜剧中笑与理性之间的关系。

    其次,科拉科夫斯基对伯格森喜剧理论的重构

    克拉科夫斯基是波兰最杰出的新马克思主义者,他的哲学思想与美学问题并没有分离。喜剧问题是关键。他用新的人道主义概念和人类生存的价值意识重建了柏格森的喜剧理论,并开始批评异化现象。

    柏格森的人生哲学实际上是建立在美学基础之上的,他的喜剧理论是建立在诗意的人生哲学基础之上的。科拉科夫斯基从人类生存的角度清理了柏格森的核心思想和方法论。他认为柏格森一直坚持时间是真实的,人是在时间的延伸中存在的。时间既不同质也不可分割。它不是从运动中抽象出来的属性,而是我们自己的存在。“实时性是人类意识的特征。通过记忆是可能的。在真正的延伸中,每一刻都聚集了整个过去,每一刻都是新的、不可重复的。

    三。科西克的喜剧文学批评

    捷克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文学批评家科西克也是以人的价值和自由解放为基础的。他从实践的具体共性出发,对现代世界的喜剧现象进行了深刻的阐释。福卡和哈塞克文学作品中的“怪诞世界”被解读为揭示现代荒诞文学的文化和政治意义。

    科西奇的喜剧文学批评也是其哲学基础的表现。他在《具体的辩证法》中提出,现实的存在就是实践的存在,实践是一个具体的总和,包括美学的维度。文艺创作来源于实践,以真正的意义价值批判社会异化和虚假具体。因此,科西克认为,“在伟大的艺术中,现实向人类揭示自己。“艺术”一词的正确含义是“去神秘化”和“革命性”,因为它促使人类摆脱对现实的概念和偏见,进入现实的现实和现实的真理。

    第四,结论

    通过以上梳理,可以看出东欧新的马克思主义喜剧美学具有突出的共同趋势。在存在主义,现象学和年轻的马克思哲学的融合基础上,喜剧现象通过人类的存在和价值进行检验,表现出鲜明的人道主义特征;从喜剧的美学思维到对艺术概念的理解,无论是海勒对艺术笑声本质的分析,还是科拉科夫斯基对笑声和艺术本质生活的理解,或者是科西克,关于自由和解放的真理的实质。笑声涉及对艺术观念的普遍考察;他们的喜剧美学也是文化政治,主要关注喜剧,喜剧与公共领域,喜剧与自由的解放,喜剧与社会制度的政治讨论。幽默,民主和民主问题是关注的重点。着重于将喜剧现象纳入现代性的历史视野,并探讨喜剧美学的历史特征。这些共同趋势是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美学在东欧的延伸和体现。但是,他们的喜剧美学也各不相同,成就的规模也各不相同。海勒的喜剧美学影响最大。认知知识范围最详尽,解释最全面。她密切关注海德格尔的“这一分析”,从社会基因和遗传学的角度思考喜剧的文学形式。异质性和永恒;柯拉科夫斯基着重于梳理伯格森的喜剧美学,并从人类意识的创造角度重构了喜剧对物质存在的批判,这还不足以进行探索。 Cosik着眼于余晓的批判性和真理的启示,以了解捷克喜剧文学大师,并探索捷克政治和文化传统的现代意义。尽管这三个人都是批判性的马克思主义者,但从他们的喜剧思想中可以看出,科希克是重建马克思主义文学思想,关注历史和真理,坚持实践的整体思想的尝试。他的思想更多地源于卢卡奇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和第一代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而科拉科夫斯基和海勒则基于“人为的偶然性”?他们向后马克思主义迈进,并在宣传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美学的过程中逐渐向后现代主义迈进。义。尽管东欧的新马克思主义喜剧美学仍有争议,但其独特的思想政治意义和文化探索仍在发人深省,并丰富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美学形式。